(重写)给已故姐姐的信

2009-11-30 10:52:02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重写)给已故姐姐的信

 

小记:今年是我姐姐70岁冥寿。这位在人间仅仅活了三年的小姐姐是在1942年我一岁那年病逝的。那年,我的诞生地柔佛州古来沦陷在日军的铁蹄下,姐姐生病没药吃,更没医生治疗,母亲眼睁睁看着3岁的她停止了呼吸。

我对姐姐完全没有印象,但是母亲留下一张姐姐、母亲和我的合影,这是我唯一能缅怀姐姐的纪念物,我一直珍藏到今天。

      

华姐:

 

       今年是你70岁冥寿,我很惭愧,迟至今天才给你写信,并不是说我们早已把你遗忘,不,姐姐。今年5月父亲过世,我们在报上刊出的讣闻,儿女一栏排在第一个是你(韩亚华)。在为爸爸治丧那几天,我们一家兄弟姐妹给爸爸敬香的时候,我总觉得好像你就在我身边,我们几次绕着灵柩走向爸爸致哀,我就想象你跟我们一起走,一起流泪。

 

听母亲说,你很疼爱我,我一哭,你就很紧张,赶紧去唤妈妈来,说弟弟哭了,弟弟哭了。姐姐也帮妈妈喂奶给我喝。常常以她的小脸贴着我的小脸,亲我。我保存着一张67年前妈妈、姐姐和我的合影,姐姐的小脸就贴着我的小脸,你睁大眼睛对着镜头,好像是睁大眼睛看这个陌生的世界

 

我的年纪越大,就越想念死去的亲朋好友,因为我感觉到自己离他们(也包括你)越来越近了。我只从照片上看见你3岁的样子,没法想象70岁的你是什么样子,有几次我在海南会馆遇到年纪70 岁上下的海南老太太,一脸的慈祥,我就有个奇怪的想法,要是我姐姐还在世,她应该是这个样子吧?

 

人生有好多种可能,然而,一个人离开人间之后,任何可能都没有多大意义了。我不想过多的假设你如果还活着会怎么样,我只深信姐姐你长大了还会一直疼我,爱护我,因为善良、仁爱是我们家的传统。

 

我们一家有两个人死在日军的刀枪下。海南岛1939年被日军占领,二叔参加抗日游击队,因为脚溃烂而悄悄回家,风声走漏,被日军抓去押到小镇上,全身被捆绑,日军用锋利的刺刀往他身上猛刺,一刀接一刀。赶去小镇的祖母,不顾一切冲上前想保护自己的儿子,结果她老人家也死在日军的枪托和刺刀下。

 

那时,爸爸妈妈已经来到马来亚半岛南部的古来,当割胶工人。那年你出生了。

 

三年后,古来被日军占领,你是间接被日军害死的。如果日军没有侵略马来亚,战火没有在我们的古来家乡燃烧,也就没有兵荒马乱,物质匮乏,你就不会生病得不到医治,只话了三岁就匆匆离开人间。

 

       我小的时候是很痛恨日本人的,长大了,我因为恨日本人而尽量去了解日本,尽量将自己对日本的认识从感性提升到理性。我现在依然痛恨日本军国主义,我永远不会忘记祖母、二叔惨死的往事,也永远不会忘记姐姐你的惨死。

 

你问我还痛恨日本人吗?我怎么回答你呢?也许我可以说,现在我是在理性的层面上痛恨日本军国主义,但我不痛恨日本人民,我相信普通的日本人是善良的,有人性的。

 

姐姐,让我告诉你一一件事,大约六七年前,我做采访时认识一位年轻的日本女学者,她的中文说得非常好,名字叫合田美穗,我跟她说起我们的家史,讲到我们一家有三个人死在日本军的手下时,她居然像孩子一样哭了,一再说“对不起,对不起”,反而是我这个受害者的亲属劝她别哭。我说:当年日军所犯的罪行,不能由现在的日本人民负责。

 

我们总不能生活在仇恨的海洋中,不能将仇恨当作沉重的包袱压在自己的身上,这会很累的.

 

姐姐,我现在生活得很充实,退休之后做我喜欢做的事,看我爱看的书。我们一家现在都安康,你别挂念.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杂文

暂时没有申请个人空间
删除+0 hoonweiyun 发表于 2009-12-01 15:23:23
我也极其痛恨日本战乱份子,他们是禽兽都不如的刽子手。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