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越南情结

2009-01-16 09:11:27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对于我来说,越南是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国家。我熟悉的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战火纷飞的越南,但那只是报章、电视、电影上的越南,我从没到过的地方:我不熟悉的是今天的越南,上个星期我第一次亲临这个已经基本上治好战争创伤的国家,发现这是一个十分陌生的地方。

 

说来有点不可思议,越南与新加坡的关系竟然与马来亚共产党有密切关连。从1930年到今天,将近80年间,越南跟新加坡有过好几段“情”,其中最早的两段“情”说起来也许会令你吓一跳:1930430日马共的成立会议在森美兰州瓜拉庇劳一个橡胶园里举行,会议的核心人物是越南人阮爱国(即胡志明),当时他是以共产国际代表的身份前来新马两地指导共产党的活动。众所周知,马共的活动是涵盖新加坡与马来亚半岛的,早期马共的活动集中在新加坡与槟城。

 

另一件事更不得了,1932年一个神秘的越南人莱特来到新加坡,不久就进入马共领导层,这个会讲法语、越南语、华语和粤语的越南人很快就当上了马共中央书记,从1934年到1947年他被清算,莱特领导马共长达13年。最后他被发现是西方派来潜伏在马共高层的大特务,日本占领新马期间,他又倒向日军,当了日本奸细。

 

有人说莱特是越南华侨,但是接任马共总书记的陈平说,莱特有越南血统(见陈平著《我方的历史》)。不论如何,两名越南人跟新马有如此密切的关系,尤其是莱特的出现,带有极大的偶然性,然而深入分析,却又一定的必然性。当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以第三国际为最高领导机构,这个总部设在莫斯科的机构又称共产国际,以推动世界革命为宗旨,它下设的远东局也领导南洋一带的共产党活动,在这样的背景下,胡志明与曾经当过越共西贡市委中级干部的莱特来新马活动也就不足为奇了。

 

上世纪60年代越战高潮时期,新越的关系又密切起来。美国的巡逻艇、武器运来新加坡修理,大量驻越美军来新加坡度假,给刚刚起步的新加坡新兴工业和旅游业送来了花花绿绿的美钞,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了新加坡经济起飞。

 

50岁以上的新加坡人该不会忘记,上世纪60年代越战不断升级和扩大的时候,新加坡有声势浩大的援越抗美运动,多次出现反美集会和游行。有一次在快乐世界(后名繁华世界)体育馆举行的援越抗美大会,会后在馆外发生警民冲突,警察开枪打伤了一些人。

 

历史有惊人的巧合,马共当年在胡志明指导下成立的日子是430日,45年后同一个日子,越共大军占领西贡,越共的坦克开进了总统府(现名为统一府),升起了越共旗帜,象征亲美政权的倒台和越战的结束。

 

今天我们在西贡(胡志明市)街头已经很难看到战争的痕迹了,要一览越战的景象,可以到战争纪念馆参观。在胡志明市街头,我们看到的是有如潮水般涌动的摩托单车车流。这不就是当年一个又一个和尚为抗议美国侵略,为祈求和平而引火自焚的地方吗?这不就是西贡政权的警官在光天化日之下枪杀越共嫌疑分子的地方吗?

 

今天我们还会在胡志明市看到很多美国人的身影,他们是脱下军服的美军?还是美军的子女?我想起了越战时期的美国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他在回忆录中承认发动越战是一大错误。越战结束后几十万(一说百万)越南人跑到美国,如今已成美国公民。美国已经退出越南,但越南没有退出美国。

 

(上文发表于2009年1月16日联合早报副刊)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杂文

龙行天下的个人空间
龙行天下 发表于 2009-01-17 22:20:30
中国80后对越南印象最深的是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
当时我们的父辈正是18、9岁的新兵蛋子,我父亲比较幸运,当时在武汉军区二炮部队(地空导弹部队),在反击战中属于二线部队。
灵魂的语言
韩山元 发表于 2009-01-17 22:52:05
我的越战记忆
很高兴读到楼上的中国青年朋友回应我的小文。我们这些上世纪60年代的社会运动的参与者,曾经为支援越南人民抗美出钱出力,还有朋友为此坐牢、流血。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感慨万千。
南洋小筑
村夫 发表于 2009-01-17 22:55:33
回复 #1 韩山元 的帖子
那个莱特是个骗子,至少他夸大了自己在中国上海的经历。
南洋小筑
村夫 发表于 2009-01-17 22:59:51
回复 #2 龙行天下 的帖子
我比你要知道得多一些,至少我们这一代会唱这首歌:
越南中国
山连山江连江
共临东海我们友谊向朝阳
共饮一江水朝相见晚相望
清晨共听雄鸡高唱
。。。
我一个同班好友在那场自卫反击战后期立了战功。
龙行天下的个人空间
龙行天下 发表于 2009-01-17 23:01:10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09-1-17 22:52 发表
很高兴读到楼上的中国青年朋友回应我的小文。我们这些上世纪60年代的社会运动的参与者,曾经为支援越南人民抗美出钱出力,还有朋友为此坐牢、流血。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感慨万千。
可叹哪 时事无常 兄弟反目
灵魂的语言
韩山元 发表于 2009-01-17 23:07:05
莱特之谜
莱特之谜至今还没有完全揭开,一个西方训练的大特务如何打进马共高层,领导马共长达13年?我在陈平的《我方的历史》一书读到,莱特虽然会讲越南与广东腔很重的华语,但是不大会看中文,在通用中文的马共内部,不大懂中文的莱特是怎么领导马共呢?真是不可思议。
灵魂的语言
韩山元 发表于 2009-01-17 23:12:55
胡志明、毛泽东
村夫讲的那首歌,我记得最后唱的是“胡志明、毛泽东”。
记得那时我们还唱过一首歌叫《解放南方》,那是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的歌。
南洋小筑
村夫 发表于 2009-01-17 23:18:18
回复 #7 韩山元 的帖子
莱特是“共产国际”的代表。
中国也有,红军的时候有一个叫李德的,德国人。
这家伙不仅不通华语,而且还带着“资产阶级”的思想。
(如要“女人”,中共不得不临时找了一个健壮的农妇跟他“结婚”)
他也参加了“长征”。
事实上,他是“长征”的“制造者”。
欣喜 发表于 2009-01-17 23:19:21


QUOTE:
原帖由 村夫 于 2009-1-17 22:59 发表
共临东海我们友谊向朝阳
共饮一江水朝相见晚相望
清晨共听雄鸡高唱
。。。
我一直没听清这几句歌词
欣喜 发表于 2009-01-17 23:20:54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09-1-17 23:12 发表
村夫讲的那首歌,我记得最后唱的是“胡志明、毛泽东”。
我也记得最后一句是:"啊~,我们欢呼万岁,胡志明、毛泽东"
南洋小筑
村夫 发表于 2009-01-17 23:21:14
回复 #8 韩山元 的帖子
呵呵,那是“笑谈”了。
这首歌,大多数“知青”都会唱,主要是因为她带有浓烈的“洋味”。
龙行天下的个人空间
龙行天下 发表于 2009-01-17 23:24:27


QUOTE:
原帖由 村夫 于 2009-1-17 23:18 发表
莱特是“共产国际”的代表。
中国也有,红军的时候有一个叫李德的,德国人。
这家伙不仅不通华语,而且还带着“资产阶级”的思想。
(如要“女人”,中共不得不临时找了一个健壮的农妇跟他“结婚”)
他也参 ...
突然发现我读书太少 不晓得莱特 倒是和李德很熟 土共挺恨他的
灵魂的语言
韩山元 发表于 2009-01-17 23:27:29
李德与莱特
李德与莱特有相同也有不同。至少,李德不是西方特务,而是一个失败的革命者,一个教条主义者。

如果我的理解没错的话,中国红军的长征正是由于李德的瞎指挥造成红军惨败,不得不进行战略大转移。
南洋小筑
村夫 发表于 2009-01-17 23:54:27
回复 #14 韩山元 的帖子
我不太相信,莱特是西方的“特务”。

虽然他事实上“背叛”了他的“事业”,也有出卖“同志”的嫌疑。
但我觉得这是一个人的“正常”成长过程,因为“信念”异常坚定不变的,只是极少数人。
莱特应该是“蜕变者”,而一开始并不是“特务”。
(如工人出身的中共总书记向忠发,被捕后也全盘出卖了“同志”)

冷战结束很多年了,很多机密档案已经解密。
如果莱特是西方的“特务”,应该可以查到他的档案。
芳苑绿汀
方汀 发表于 2009-01-18 07:29:10
越南是个小人当权的国家,没有信义,又好战。
南洋小筑
村夫 发表于 2009-01-18 12:12:21


QUOTE:
原帖由 方汀 于 2009-1-18 07:29 发表
越南是个小人当权的国家,没有信义,又好战。
当今越共的领导,正是接近“普选”出来的。
灵魂的语言
韩山元 发表于 2009-01-18 12:33:07
差额选举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越共现在还搞了差额选举。
南洋小筑
村夫 发表于 2009-01-18 13:20:51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09-1-18 12:33 发表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越共现在还搞了差额选举。
是的。
山叔讲得具体。
内山自留地
内山 发表于 2009-01-19 11:47:36
学习了.......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