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命的母亲(3)

2018-06-05 22:37:48

天气: 晴朗 心情: 平静

今天去楼下散步,不知道怎么的,就又想到了苦命的母亲。想到当时母亲无意中的一句话,被不懂事的闺女记了一辈子,应该是很难过吧。

母亲的老思想很严重,重男轻女的思想就更严重了。记得那应该是上世纪七十四,还是七十五年吧,我在上小学四年级或五年级的样子,哥要初中毕业了,父母亲都希望哥能上高中。那个年代,还是文化大革命后期,升学不看成绩,而是注重家里的成分。要靠推荐上大学,上高中,贫农的孩子优先。尽管哥的成绩比他的同学好,但我们家是中农,而没有被推荐。他的两个贫农的同学去上高中了。父亲也找关系,抱着希望让哥继续上学。这时母亲就对我说:“如果你哥能上高中,你上完小学,就不要再上中学了。”我听了这话,就不停地哭。说母亲偏心,封建,我就是要上学。我也不记得哭闹了多久,最后父亲说,“不管你哥能不能上高中,都让你继续上学。”我这才停下来不哭啦。

哥最终也没能够进入高中,那时候还小,不知道父母亲和哥有多么难过。在那个时代,农村的孩子们,如果不能上学了,就只能去田地里劳作,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当然,那时候还没有恢复高考,即使高中毕业,也是回家务农。一年辛苦到头,刚刚够家里人吃饭的,农村的人们都挣扎在贫穷的边缘上。

那时候,我们那里,小学上五年,初中两年,高中两年。哥才刚刚十五岁,初中毕业,就要跟着成年人下地干农活,冬天秋后也跟着挖沟修河。哥勉强干了两年农活,就报名当兵,离开了家乡。我小学毕业后,顺利进入中学读书。小时候,非常羡慕非农业人家的孩子,假期里不用去田里干农活,可以尽情的玩儿,长大了顺理成章的分配到工作。而我们这些乡下的孩子们,放学后要做家务,要去割草喂羊喂猪,麦秋帮忙收麦子,大秋要帮忙收棒子(玉米)。毕业后理所当然去田里干活。

时间推移到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后,农村的孩子们总算是有了希望,可以参加高考,可以进城里读书工作了。初中毕业的学生可以考高中,可以考中专,高中毕业学生可以考中专,专科,大学。就这样,在七十八年,我顺利的,兴高采烈地去济南读书了,也离开了家乡。只有在这一年,考试前正是麦收的季节,假期里我没有去帮忙收麦子。我跟母亲说,我要参加考试,让我在家复习功课行吗?母亲答应了。在那时候,刚刚恢复高考,大专院校较少,能通过考试的学生很少,在那一年,我是村子里唯一的学生,或者说我们周围的村庄唯一的学生,通过了考试。我时常想像我这样笨拙的人,应该就像是“瞎猫碰上死老鼠”那样碰上了吧!哥在部队里表现优异,提干做军官了。这一年,应该是父亲母亲最骄傲的一年吧。

工作后都有给父母亲零用钱补贴家用,定期回家探望。跟母亲聊天时,偶尔还是怨母亲,曾经说过不让我上学的事情。没有想过母亲听到我的埋怨的话,会难过吧。母亲已经去世多年,突然想到这些,心情酸楚的几乎要流出泪来。或许母亲只是一句无意的话,也许因为生活所迫而这样想的事情,却让女儿记了一辈子。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杂文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