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命的母亲(1)

2018-03-10 15:09:14

天气: 晴朗 心情: 平静

母亲已经走了大约有十一年半了,可每每想起母亲,都会潸然泪下。每次假期回到家里,都会去母亲的坟上看看,给母亲烧一些纸钱,给母亲磕头,祈愿母亲在天之灵,安祥,宁静,没有痛苦,没有贫穷。

母亲比父亲大两岁,生于一九二六年。很难想象,在上世纪二十年代,人们是怎样生活的。正值军阀割据,民国革命星火燎原的大时代。老百姓们只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母亲鲜少提及她小时候的事情,只是偶尔提起,在她八岁的时候,父亲,母亲相继去世。母亲也遭遇了缠脚的年代,民国革命开始后,母亲被裹缠的双脚松开了。所以母亲有一双大脚,是一双能干的大脚。后来是在哥哥和亲戚的照顾下,母亲慢慢地长大了。那个年代的人们,都是迷信的,母亲也是。她说自己的命很硬,小时候很爱哭,经常坐在门槛上哭。后来把父母都哭死了,就不哭啦。现在想起来,为什么母亲特别不喜欢我哭。。。。。

母亲说,她有一个好舅母,舅母是大户人家的女儿,知书达理,对母亲疼爱有加。直到母亲结婚后,逢年过节,舅母仍然蒸上白白的馒头,送到家里。在那个年代,有一蓝子白馒头,那是上好的礼品。堪比现在的人参吧。

当母亲十多岁的年纪,跟着三叔去了天津生活。母亲的三叔家境殷实,有自己的工厂和店铺。母亲在三叔家里帮忙做家务,学女红。闲着的时候,陪三婶打纸牌。母亲也跟着三婶学会了抽烟。

很多年前,跟母亲开玩笑,问及抽烟的事情,母亲说,三婶抽烟的时候,也跟着试试,结果也学会了抽烟。在母亲四十多岁的时候,就戒烟啦。母亲戒烟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她有一个习惯,每当做完家务,或者特别疲倦的时候,喜欢坐在桌子旁,抽一棵烟解解乏。那时候鲜少有烟卷,都是用烟叶子自己卷,抽一支烟,至少也要十多分钟吧。有一次母亲感冒,喉咙发炎,也就动了戒烟的念头。主要还是父亲的影响吧,那时候,父亲已经戒烟,也劝母亲戒掉。父亲就买了一些糖块,放在母亲的抽屉里。每当母亲打开抽屉,想抽烟的时候,就拿出糖来吃,慢慢地母亲也就不再吸烟了。

母亲出嫁的时候,都是三叔打点陪嫁。有漂亮的大厨,箱柜,花瓶,还给母亲做了好几件旗袍。母亲说,在那个年代,女孩子们都是穿旗袍的。我就问,那冬天里怎么办?母亲说,冬天里穿棉旗袍。母亲说,在三年的自然灾害时,好的旗袍都卖掉啦。提及她的三叔,母亲充满了感激和骄傲。母亲说,三叔为人厚道,大方,但凡家乡的父老乡亲,在天津遇到困难,他总是尽全力帮忙。

然而,母亲却没有进过学堂。在那个年代,女孩子们很少有机会上学。人们信奉的是,女子无才便是德。可是母亲三叔家的孩子们都送去学校读书了。也问过母亲,为什么不在天津嫁人呢,她说是家乡的二叔,把她许配给杨家的。如果母亲在天津,不回老家嫁人的话,或许母亲就不会吃苦受累一辈子吧。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母亲的三叔被打成右派分子,发配的老家。那时候,母亲的三叔,三婶应该有七十多岁吧,母亲便隔三差五的去看望,帮着洗洗衣服,做一些家务。其实那时候还小,只记得喜欢跟着母亲去三姥爷的家里做客,有好吃的东西。。。。。。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廖云丽的个人空间
删除+0 廖云丽 发表于 2018-03-11 17:38:35
“母亲说,在三年的自然灾害时,好的旗袍都卖掉啦。”
请问以上句子中的三年是哪一年? 
枝子的空间
删除+0 杨桂枝 发表于 2018-03-11 20:29:41
在文化革命前,大概是1958年左右,三年自然灾害,更多的是人为的灾害,饿死很多人。 
暂时没有申请个人空间
删除+0 Guest 发表于 2018-03-14 18:58:31
上个世纪中国好象发生过饿到吃人的地步,不知是什么时候。 
暂时没有申请个人空间
删除+0 Guest 发表于 2018-03-14 18:59:17
上个世纪中国好象发生过饿到吃人的地步,不知是什么时候。 
枝子的空间
删除+0 杨桂枝 发表于 2018-03-14 23:48:03
听老人们讲,五八年大炼钢铁,好好的庄稼留着田地里,没有人管理。转过年来,人们没有东西吃,又去挖去年留在地里的地瓜。接下来是三年自然灾害,苏联老大哥又撤出对中国的援助。饿死成千上万的老百姓。 
暂时没有申请个人空间
删除+0 Guest 发表于 2018-03-15 18:28:06
我在热门文章看到《李慎之-风雨苍黄五十年》。有提上面五八年发生的原因。 
暂时没有申请个人空间
删除+5 Guest 发表于 2018-05-19 12:31:49
看了第二篇, 再回来重看第一篇,觉得我快可以读第三篇啦! 
枝子的空间
删除+0 杨桂枝 发表于 2018-05-19 13:46:36
谢谢您的喜欢,应该还会继续写一些吧!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