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12-18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栏目分类

统计信息

  • 访问数:2098
  • 博客数:19
  • 建立时间:2017-11-01
  • 更新时间:2017-12-11

我的收藏

我的好友

最新留言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总统住“组屋”,这才真 “廉政”!


                 田柏强

    2017年9月15日,新加坡历史上第一位女性总统--哈莉玛宣誓就职,任期为6年。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女总统在世界上很常见,总统出身贫寒也不稀奇,但是当上总统后,哈莉玛仍然和“平民”一样,坚持住在组屋里,始终保持“平民”的本色,笔者认为:这才是真正的“廉政”!老百姓有句话:廉政不廉政,关键就要看官民平等不平等!


    哈莉玛现年63岁,出身贫寒,母亲靠卖马来菜饭谋生。她父亲也是个普通老百姓,在她8岁那年去世,哈莉玛是家中排行第五是最小的成员,她有四个哥哥姐姐。父亲去世后,她母亲靠卖马来菜饭谋生,哈莉玛总是在日出前就起床给母亲帮忙,然后再去上学。她一边在学校学习,一边擦桌子洗盘子,还常常付不出学费。之后,哈莉玛靠奖学金进入新加坡大学攻读法律,她担任狱警的哥哥也拿工资给她补贴,剩下的学费则靠她假期在图书馆打工赚取。哈莉玛在大学里认识的丈夫则全力支持她的事业,目前有2个儿子和3个女儿。哈莉玛2001年步入政坛,曾出任新加坡社会与家庭发展部政务部长,2013年1月,哈莉玛出任国会议长,也是新加坡首位女性国会议长。


   新加坡的政府组屋,类似中国的经济适用房,80%的新加坡人都住组屋里。邓小平健在时,中国想学习新加坡组屋的成功经验,但是最终还是不适合中国的“国情”没有学成。哈莉玛1983年搬入组屋中,一直住了30多年,因担忧不平等问题没有雇请帮佣,至今还是自己“亲自”做家务。哈莉玛住的组屋是新加坡义顺的一户五房式,她妈妈就住在隔壁的四房式组屋,中间可以打通,适合三代同堂的大家庭居住。她家住在组屋的六楼,她上下楼一般不坐电梯,而是坚持爬楼梯,哈莉玛说,这样可以帮助她保持健康。她家附近有一个美发店,她也经常在那里修剪头发,遇到人多的时候,她也和普通顾客一样,静静地坐在一边排队等候,从来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她和邻居也有深厚的情谊,每次见到邻居都会和他们微笑地打招呼,有空时还经常和邻居们聊天。她虽然当上了总统,在邻居眼里仍然是“平民”一个。

      其实,总统住组屋,在新加坡是很正常的,曾经任新加坡总统的纳丹也住在市区外的一所小房子里。新加坡的媒体也报道过,总理李显龙也乘坐过地铁、排队购物等等。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和老百姓一样的生活,出差坐经济舱等等,也是司空见惯的,因为总统、总理也是“老百姓”。
 

  总统也是“平民”,在理论上没有错,中国文革前,国家主席刘少奇就对掏粪工人时传祥说过,我们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却是官贵民贱,在官员中还要分三六九等,而且等级森严,不能越雷池一步。中国的官员,特别是高级官员,在生活上,马上就和普通老百姓不一样了。有的官员出门警车开道警卫森严,面对老百姓如临大敌。他们吃的是特供,住的是别墅,就连生病了,也住高干病房。官员出差时,什么级别可以乘坐什么等级的交通工具、住什么样的宾馆、享受什么样的补贴、什么级别就享受什么待遇等等清清楚楚。就连退休以后,也是“高人一等”,国家设立了一个老干局,专门为他们服务; 死了到火葬场待遇都不一样;还有一些官员的一切生活开支,均可以享受“共产主义”的待遇,可以公费“报销”,一些官员基本上都能做到了:工资基本不用。
  
  在理论上,中国的官员是公仆、是人民的勤务员,实际上这只是”皇帝的新装”。前几天,就有一位官员界别的人大代表说出了“真相”:官员绝不是人民的“奴隶”,官员也有“隐私”,官员的财产不能公开!所以,对官员的财产公开,老百姓呼吁了多少年,就是公开不了!


 有人会说,中国和外国的差别,是由于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的不同,说起来社会主义制度应该比资本主义制度更好,应该人人平等。有首歌中就在唱: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说的到、做的到”等等。但是在实际生活中却是“官员地位高”,“说的到、做不到”。就拿对“退休人员”来说吧,资本主义国家新西兰,对退休后的老年人一律平等相待,退休工资都一样,甚至外国人,只要在新西兰住10以上,也享受本国人一样的待遇。因为工作中有贡献大小,收入有差别是合理的。退休后都不工作了,凭什么还要比老百姓多拿钱,老百姓就不理解了。中国不要说退休官员和老百姓的差别了,事业单位和企业单位差别也很大,并轨讲了多少年,为什么不能学新西兰的做法?!还有,为什么对老干部要专门设一个老干局来照顾他们,老百姓老了怎么办?为什么要设立高干病房,高干们的命就比老百姓的命“金贵”?要想解决这些问题,并非是“夹泰山超北海”,而是“为老人而折枝”,非不能也,而不为也。



    在一些老虎苍蝇的眼中,“社会主义”早就演变成为“受贿主义”了,反腐败,老虎苍蝇要打当然是对的,但是要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对官员的“特殊待遇”也要反,为什么中国人的“官念”浓得化不开?公务员招聘人们都趋之若鹜,成为竞争最激烈的考试,因为当官的好处实在太多了,权力的“含金量”太高了,所以想当官的人也太多了。可见要想从根本上来反腐败,必须彻底剥夺当官的种种好处,打破官民之间的种种差别,还官员的“平民本色”,真正做到刘少奇曾经对掏粪工人时传祥说过那样,我们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而且要真正落实到衣食住行的日常生活中。 什么时候中国的高级官员,也像能新加坡的哈莉玛总统一样,和老百姓一样,住在组屋里、也乘坐公交、上菜市排队买菜、平时有空和老百姓聊聊天等等,什么时候才能说,反腐败取得成效了。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