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12-18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栏目分类

统计信息

  • 访问数:2094
  • 博客数:19
  • 建立时间:2017-11-01
  • 更新时间:2017-12-11

我的收藏

我的好友

最新留言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著名作家韩素音生前呼吁:恢复南洋大学

 

本网站213日发表了田柏强撰写的《李光耀说过:恢复南洋大学旧名绝对不成问题》一文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大部分读者都赞成恢复南洋大学的校名。著名作家韩素音,早在1992年,就呼吁恢复南洋大学校名。作家章星虹在她的新作《韩素音在马来亚》一书中,详细介绍了韩素音,当年参与创办南洋大学及呼吁恢复南洋大学的一些往事。

 

  韩素音是当代国际上的著名作家,她1916年出生于中国河南省信阳市,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比利时人,2012年在瑞士逝世 。韩素音著作等身,多部小说被美国好莱坞改成电影,常常引起轰动效应。她一生充满神奇色彩,三段婚史,两段是与外族通婚,第一个丈夫唐保黄是国民党军官,1947年中国内战时被解放军击毙。解放后她却以德报怨,多次来新中国访问,多次受到周恩来的接见。她向海外介绍新中国的成就,介绍中国文化,成为世界了解新中国的一个窗口。因此也被西方媒体称之为中国的赤色代理人。韩素音对南洋大学感情深厚,可以说既是南洋大学的创办人之一,又是学校的工作人员,她在多种场合,都呼吁恢复南洋大学,甚至说如果新加坡不能恢复南洋大学,她还准备在加拿大创办一所新的南洋大学

  南洋大学在新加坡的版图上消失已经有37年了,其历史图像,早已经散成碎片,要把这些碎片一片片地找回来再一片片地拼上,确非易事。韩素音是最早知道创办南洋大学的人之一。陈六使在创办南洋大学初期,多次征求韩素音的意见,1952年,韩素音第一次见到陈六使时,陈六使就把创办南洋大学的想法告诉韩,韩当场表示大力支持。在创办学校的初期,反对声此起彼伏,韩素音在多次演讲会上表明自己对创办南洋大学的支持,力陈这所华文大学的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创办这所大学并非是突发奇想,而是整个华语社群的集体需求。韩素音对南大的支持,并非说说而已,而且身体力行,学校创办后,她竟然义务为学校工作了6年。

   19563月,南洋大学正式开学,韩素音先在学校当医生,为学校的教职员工看病3年。1959年,她又在南大文学院当讲师,讲授当代文学3年,一直到1961年。这6年多时间的工作,均为义务,没有拿学校一分钱工资。不仅如此,1963年,韩素音还拿出自己多年的积蓄,在南大设立韩素音奖学金,奖学金分为AB两项,每项每年2500美元,共提供4年,后提供了5年,鼓励莘莘学子勤奋学习。当时的南大还是民办大学,经费大部分是华人的捐助十分紧张,韩素音能为南大当义工,自掏腰包设立奖学金,对南大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由于南洋大学开办初期,经济状况不好,条件很艰苦,著名作家林语堂在干校长时,韩素音就说过,林语堂是不会干长的,因为林语堂是一个讲究享受的人,他吃不下那个苦。果然,林语堂干了不长时间就不干了,成为昙花一现的人物。当然,林语堂离开有多种原因,如他想把南大办成亚洲的哈佛大学,经济上没有条件,他想把南大办成亚洲的反共堡垒,政治上不允许等等原因。

 韩素音在回顾创办南大过程说,南大是跨文化的,是可以沟通许多不同的文化,并使其融合在一起。把南大办成一所跨文化的大学,是我多年前老早就有的想法,可是时候太早了,有的人就不欢迎,因为他们的思想还未赶上,赶不上我也不管,我也要走自己的路。

 当时社会是一些人对南大生评价不高,而且受共产党的影响较大,韩素音对南大生却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她说,南大生的认真、学术知识和好学精神,都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在他们身上,我总能看到很强的工作能力,对学习和掌握各种知识的热忱,坚毅的品格、正直的行为,还有亚洲的传统道德观,不像有些大学的学生那么幼稚,知识面都不及南大生。她认为南大生是一群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她多次呼吁,社会上要善待南大生。

 韩素音经常被人问道,南大生中有没有沙文主义者和共产党的问题,她的回答是,沙文主义者和共产党到处都有,沙文主义的的定义是,只认为自己的文化是最好的,其他文化都比不上。在马来西亚,有说马来语的沙文主义者、讲华语的沙文主义者,也有说英语的沙文主义者。我最近访问法国,也遇到说法语的沙文主义者,他们认为,只有法国的文化和文明才是真正的文化和文明。

 说到共产意识的影响,韩素音表示,每一个感到被压制的社群,都会心生一种挫折感,此时共产意识最容易扎根。一个人说华语,并不等于他就有共产意识。然而,正是这些指责,使华语社群有一种不被信任的感觉,而他们对此表示不满时,受到的惩罚就会变本加厉。其实,当时的年轻人很多人都受到过共产意识,李光耀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因为怀疑他有共产意识,被英国当局拘留过,后被释放。

韩素音在南洋大学的经历,一方面从一个侧面见证了这所大学从孕育、诞生到蹒跚学步的成长过程,凸显了中国以外的华人在文化传承,甚至文化存亡问题上的信念和坚持;另一方面,也反映出韩素音作为一个公共知识分子社会良心,敢于为弱势群体说话,在反共排华严峻的政治环境下,她不怕被贴上赤色分子的压力,为一所不被主流社会看好的华人自办的大学说话,并自始至终地给予爱护和祝福,当时的上层精英,对南大如此上心的有几个人?

据《韩素音在马来亚》一书介绍,韩素音1964年离开马来西亚时,根本没有想到南洋大学会英年早逝1980年就被关闭了。但是,南洋大学的师生对母校的牵念却是,时间越久越浓

1992年,旅居加拿大多伦多的南洋大学的师生举办联欢会,在会上,韩素音呼吁恢复南洋大学,并且倡议,编写一部南大史,把它列入海外华人的历史中。

 

韩素音在联欢会上说:提起南大的历史,我们应该看到,南大并不是与世界历史毫无关系的产物,它是全体华人,从中国到全世界的移民,两三百年来的历史一部分,要写华人的历史,非得把南大也写进去不可。我们编写一部南大的历史,把所有这些人的事迹都写进去,我们要找一些老前辈的后代,向他们要一些照片,让我们看看那时候是怎样的。

 

韩素音的恢复南洋大学呼吁一发出后,就在新加坡引起强烈反响,很多人纷纷相应,在联欢会出版的《南洋大学全球校友会特刊》上,收集了20多篇有关恢复南大的文章。随后,历届校友聚会都少不了恢复南大的讨论。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恢复南洋大学与现实是渐行渐远,尽管如此,众多的南大校友表示,无论有无成为现实的可能性,韩素音恢复南洋大学建议,道出了很多南大人长存心间的夙愿。

韩素音在多次呼吁恢复南洋大学无果的情况下,曾经提出兴办一所新的南洋大学,并且提议,在加拿大复办南大,激起了校友热烈回应。今天,在新加坡恢复南洋大学的呼声再起,正是继承了当年韩素音的生前的遗愿。

 

38日,记者走访了南洋理工大学一些人,他们认为,一些老人对南洋大学有感情,他们希望恢复南洋大学,但是学校里这些人越来越少,说话分量也越来越轻,他们说了不算。学校里的一些外籍人和年轻人,与南洋大学没有关系也没有感情,特别是南洋理工大学现在已经成为世界年轻大学的第一名,这个成绩是新大学取得的,恢复旧名后,南洋大学算不算年轻大学就打个问号了,他们关心恢复旧名后,学校的历史延长了,就不能算世界年轻大学了。二来政府对南洋理工大学的投入也很大,这些与老的南洋大学都没有关系。所以对恢复南洋大学的名称还有不同看法,一时还难以取得共识。虽然社会各界许多人对恢复南洋大学名称充满希望,但是短期内还很难实现,随着时间的推移,今后有还是有可能形成共识,恢复南洋理工大学的旧名,实现韩素音和广大南大的莘莘学子多年的夙愿。

                      (田柏强)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