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11-24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统计信息

  • 访问数:278
  • 博客数:3
  • 建立时间:2017-11-09
  • 更新时间:2017-11-09

最新评论

我的收藏

我的好友

最新留言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11月3日将是工人党迎来60周年党庆。追溯今日之工人党,便可发现该党走过曲折历程后,正展现新的发展态势。概括说来,可分为三个不同发展阶段。

  马绍尔时期(1957年至1971年)。马绍尔创党于1957年时,正是亲共与反共派别激烈交锋的年代。处在夹缝中的小党,它无法与人民行动党竞争,被迫边缘化。

  建党之后,除了1961年马绍尔在安顺补选胜利,先后参与59,63,68三届选举,皆无 功而返。不仅如此,由于党领导的更迭频仍,尤其是65年马绍尔的离开,凸显该党长期处于极弱状态。       

  JP惹耶勒南时期(1971年-2001年)。律师出身的JP惹耶勒南,1971年投身工人党执掌党务后,确实为该党燃起新的希望。在他的领导下,1981年赢得安顺补选,并在19 84年的大选获得连任。由此标志着工人党,以新姿态迎战行动党独立以来的独霸格局。

  这期间的工人党,更多体现JP惹耶勒南的政治理念和从政作风,执意挑战李光耀领导的行动党政府的政治诚信与威权治理,惹来诉讼缠身,失去议席、横遭牢狱与破产之灾。期间尽管也吸纳了多位社会知名人士,如萧添寿、邓亮洪等的从政者,皆因相续面对法律诉讼而远走他乡。这标志着JP惹耶勒南领导时代的工人党,与社会主流渐去渐远。

  然而,波折重重的工人党,并未因此销声匿迹。所幸这期间党内逐步涌现务实与理性的从政者。1991年刘程强以工人党代表参选获胜,可以说是该党开启从政理念和作风的分水岭。更确切的说,在惹耶勒南领导的后半期,一股以刘程强为代表的势力逐渐成长。出于从政理念和策略的分歧,这终导致惹耶勒南和刘程强的分道扬镳,另组革新党。

  刘程强时期(2001年-至今)。2001年,刘程强脱颖而出执掌秘书长后,工人党迈向新的发展里程。应当说是刘程强深察新加坡的议会民主,必须摆脱全盘否定、为反对而反对的从政作风,转向理性与负责任的监督与问责,才能为该党找到迎战长期一党独大的发展空间。        这一改变,不仅受到执政党的认可,更为选民所赏识。刘程强在国会辩论的深受好评,不仅为该党树立品牌,且因个人风格与领导魅力而大受看好。当然这种务实与理性的问政,更让他参选屡屡获胜。

  事实说明,工人党在从政新理念的引导下,再次吸引了一批批志同道合的从政者。不难看出,工人党之所以能逐渐成长壮大,乃因刘在党的组织路线,采取相似行动党建党理念而得益。最为相似的莫过于行动党设置的党员、党员干部与工人党的党员、党员代表机制。

  整体而言,这一时期的工人党,既有新的从政理念引导着党的政治博弈,从而得以在竞选中,多有斩获;也有相对严谨的组织机制以壮大势力。虽然该党不可避免人来人往,但环绕在刘程强周边的势力,始终成为壮大该党和吸引更多追随者的中坚基石。这成就了该党从未有过的政治声势。

  今日的工人党,早已成为家户喻晓的政党,且承担着善治良政体制繁衍的重任。未来的工人党,到底是始终如一坚持理念,为完善新加坡的政治体制而极尽所能;还是中途改弦易辙,成为专注权谋,力图通过政治化和民粹主义而赢得政权的政党,谁也无法预料。

  不过从现有工人党的体制与实力看,确保该党沿着既定的路线和方向前进,短期来看还会是可预期的。

展望未来,有几个问题值得关注。

  一是领导团队的过渡。从近期该党改选涌现陈硕茂挑战刘程强,以及党主席林瑞莲强调已形成可替代的领导层,刘程强已在上周五表示明年将退位让贤,确实让人看到该党代际过渡的安排,正有序的进行。

  惟以现有高层的领导实力看,未来的接棒者,是否具有刘程强的政治火候、锲而不舍,深具历史使命感的从政精神,并无明显人选。这就成为该党能否沿着刘程强的发展路径,开创新的里程面对挑战。正如李光耀时代跨入后李光耀时代,无可避免要面对新的挑战一样。

  二是与时并进的治国理念。从法理上讲,工人党确实有可能成为未来的替代政府。问题是,随着国家发展面对更加严峻的国内外环境,该党的从政与治国理念,是否真的更客观理性,而不是走向民粹主义政治。

  这是因为,一方面后刘程强阶段领导层的理念,对比如若存在落差太大,就有可能助长或衍生民粹主义的政治领导;另一方面,新加坡治国精英虽会逐年递增,人才的竞争势必更为激烈,工人党是否会演变成为了竞选胜利,让政治博弈倒向机会主义,这一风险,谁也说不准。

  三是国家治理能耐的构建。就近年工人党的表现,进步是相对可见的,只是不足之处也很明显。作为一个有志构建替代政府的在野党,工人党如何更加全面精准的体察国情需要,而不是着眼于选票需要,力推完善的治理方案,无疑是该党今后必须跨越的坎。

  因为,只有有了明确与可持续的治国方案,才可避免该党不受民粹主义政治的绑架而迷失方向。与此同时,专业能力的培植与提升,不容滞后。也唯有如此,才能确保该党的治理能耐与时并进,展现治理市镇会和国家的必要条件。

  且不说,未来一党独大是否会继续,还是走向政党轮替的新模式,议会民主政治的机遇与变数并存的不确定性,人们不可不深思其中的风险和可怕后果。

蔡裕林(CHUA YOKE LIM)
本地政治观察者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新新人 发表于 2017-11-10 11:12:26
马绍尔不是首席部长吗?
kitan89 发表于 2017-11-10 11:17:28


QUOTE:
原帖由 施倗 于 2017-11-9 11:39 发表
11月3日将是工人党迎来60周年党庆。追溯今日之工人党,便可发现该党走过曲折历程后,正展现新的发展态势。概括说来,可分为三个不同发展阶段。

马绍尔时期(1957年至1971年)。马绍尔创党于1957年时,正是亲 ...
走过一甲子、两个甲子,有何关系?工人党代表工人的利益了吗?没听说有?政策与执政党一样,选民为何要选工人党?
秋天的云 发表于 2017-11-11 09:59:42
一路走来,工人党不容易。点个赞!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