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10-22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栏目分类

统计信息

  • 访问数:6271
  • 博客数:17
  • 建立时间:2016-08-01
  • 更新时间:2017-10-12

最新评论

我的收藏

我的好友

最新留言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生活總是要甜蜜蜜的才好

2017-06-15 12:29:09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已經很久沒有不做夢了。 但偏偏昨天晚上沒有做夢。

早起第一件事便是拿起手機,大屏幕上有著一張自己滿意的工藝品照片,那是在大理拍的,“拍照五元”幾個大字占據了整張畫麵,不過我自然是不會付錢的,同行的人更是不會,於是就采取了偷怕模式。當地的民族語言我自然是聽不懂的,所以他們在叨叨什麽也與我無關,隻要不被發現就行了。

在個舊如果你看到這樣一位老人,拎著一籃子筷子,夏天穿著白襯衫,有點發黃,袖子愛卷到七分長度,冬天他會在外麵會套上一件黑色的西裝外套,說不出來什麽麵料,反正不是西裝麵料,顏色倒是黑的純正,他一年四季都不愛換鞋,鞋子是黑皮鞋,踩到快開膠,尖方形(這個形狀似乎被我形容的有些奇怪)就像銳角三角形削去尖的形狀,上麵開了一些菱形的小暗口。褲子是各種杏仁色的西褲。哦,忘了,有時候也喜歡穿藍T恤,上麵會印上白色的汗漬謝偉業醫生。嗯,就是這樣的一個老人,他才是真正的手藝人!

他長得很黑,臉上經常油亮亮的,笑起來很好看,眼睛咪咪的,他手也很糙,指甲是寬寬的方形,指甲縫裏甚至會有髒東西,但就是這樣的一雙手,所有竹子到他這裏都能變成筷子,粗的細的,方的圓的,大的小的,用來煎餅的,用來掏醃菜的,小孩專用的,各式各樣,各有用途。

這個老人很有趣,像個小孩。從他的衣兜裏,總能掏出幾顆糖,大白兔,開胃丹。他的最愛。凡是甜食就沒有不愛的。

他嗓門很大,大抵是因為耳力不好的關係,他總以為別人也聽不清他說什麽,隻要和他稍微聊過幾次的人都知道,他有七個孩子,一個兒子,六個女兒,也因此有很多外孫,不過目前就一個在上大學謝偉業醫生

和他聊天你隻要誇他幾句,“哎呀,您可真是有福氣啊。”再補一句“供養那麽多子女,你是也很厲害!”那就說進他心坎裏了。他可能會對著你咧開嘴笑,眼睛眯成小月牙,然後掏出他的糖,請你吃。

不過有時候他也很小氣,他妻子就經常這樣說他,和他買筷子的客人也會這麽評價他,因為他總是不給什麽優惠。也是,他的筷子和別人大有不同,他那是真正的手工筷,從挑選竹子到捆綁筷子,從製作大小到筷子印花,甚至連印花的板子都是自己設計自己刻的,筷子製作出來還要挑選粗細,把差距不大的捆綁起來,過粗過細的則淘汰,這樣有心意的東西,豈能打折?怪不得在有人和他講價的時候他老生氣。

這老人不僅脾氣倔,脾氣還很大,要是你說他筷子不好,他直接蹬鼻子上臉直接和你急,他就覺得他的筷子那是良心筷,天下第一好。不過同他一起擺攤的人,倒無一說他不好的。他們家就他和妻子兩個人,但是常常門庭若市,幾乎每天下午都有來他家做客的人,從家住鄰居到擺攤鄰居,從水果大爹到賣菜大嬸。時時往他家裏跑,吃飯吃酒,鄰裏間的情分半點不生疏,滿熱絡。

在街上若是看到他你盡管去搭訕,說不定聊的開心,他下午便親自下廚,請你去他家做客呢。

我小時候就常常吃到他做的飯,酸湯洋芋做的最好,不脆不軟,還有糯在一起的口感,配上他妻親自醃的酸菜,特別可口。而且他親自挑選的餐具也頗有味道,透著時代的記憶,我最近常說,現在的社會差距不是貧富是審美,現在想想他家的盤子,勺子,無一不體現著他獨有的審美。雖然他不愛洗頭,又小氣,但他下定決心買的七八十年代他覺得好看別人覺得貴的勺子,如今來看,甚是好看啊。

去他家竄門不分時宜,想去便盡管去,運氣好了還能碰到他做筷子,做筷子的工序有些複雜,他自製的機器我也叫不上名字,隻記得一道工序,便是烙花的那一道。章是他自己刻的,剛出章的時候我還念小學,他得意洋洋的來找我炫耀。“後氏正宗”,大家大可去看看自家筷頭上的花紋,凡是開頭是一朵小花,後麵後字開頭的筷子,那就便是出自他手。問問家裏的年長一輩人,這可是從一個拎籃子老人手裏買來的?說不定你也曾見過他呢。

賣了幾十年的筷子,做了幾十年的筷子,質量不減,也算是工藝匠心,他的筷子拿著稱手啊,帶著竹子的味道。

他呀,還是個傲嬌的老人,以前下雨天,我去到他家鞋子襪子褲子全都濕答答的,我睡個午覺起來就全幹了,問他為什麽,他笑眯眯的說我會法術,我年紀小,便信了。後來才發現,是我睡覺的時候他開了個瓦爐,偷偷蹲在那烤呢。一次被我看見,問他在幹嘛,他說烤吃的劉芷欣醫生。試想,你們見過烤襪子吃的人嗎?

特別有緣的是,從我小學開始,我學校在哪,他們家就搬到哪。於是我常常能見到他,我小時候也是個遊手好閑又愛管閑事的,因此常去他那裏竄門子。搬顆凳子就坐在他旁邊嘮嗑,看他邊做筷子邊和我講著他的家族史。“從前呀,我們家有座山,家裏大戶,東西也多,文革時候全燒沒了……”燙筷子的煙帶著竹子的味道,陽光很好。

說累了,他就打開金色的小盒子,挫出一小撮煙,放在煙筒上,點了火,咕嘟咕嘟的吸起來。不時又歎口氣。

從前我不信,怕他不開心也從不反駁,就當聽故事。直到某次去到外地,見到他口中的某個親戚,兩個老人的話不謀而合,加之如今想想,有他這審美眼光的人,必定是見過世麵的。

忘了說,看他做筷子,拍照不收錢!

如果你在街上看到這樣一位老人, 拎著一籃子筷子,夏天穿著白襯衫,有點發黃,袖子愛卷到七分長度,白發蒼蒼,臉上的皺紋已經往下塌,對著你眯笑說:“我現在個外孫女在長沙念書呢……”

那麽,那是我外公,小春的外公。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