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8-01-19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栏目分类

统计信息

  • 访问数:13809
  • 博客数:37
  • 建立时间:2015-07-21
  • 更新时间:2015-10-16

最新评论

我的收藏

最新留言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铁路

2015-08-13 19:51:03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铁路

“轰隆。。。轰隆。。。嘟嘟嘟。。”,一列载满货物的运输火车刚经过。

“弟啊,想找死啊!,不是叫你跟着我背后的吗?你傻愣愣的在看什么啦?快点啦,等一下找不到黑点 (黑色蜘蛛),就不可以和阿申 (邻居的小儿子)他们三兄弟斗了”,二哥半催半埋怨对我说着。

“我。。。我看到一只蓝蝴蝶刚才停在火车铁轨上休息,不知有没有死掉”,我忙着为自己辩解顺便找蝴蝶的尸体。

“不要看了啦,快点跟着我”,二哥不耐烦地牵着我的小手,然后向小树林奔去,我也屁颠屁颠地尾随。

二哥在杂草丛生的小树林寻宝,他小心翼翼的拌开大片叶子与叶子之间,通常这是黑点喜欢躲藏的温柔乡。眼明手快的他,不一会儿功夫,就抓到几只肥大壮硕的黑点,小心翼翼的把它们一只一只装进事先准备好的火柴盒里。我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帮他把装好黑点的火柴盒握紧,不让黑点们逃出来,当时自己尤其觉得任务的神圣,丝毫不敢怠慢。

午后的铁道被炎热的大太阳给晒得似在冒烟,像是被广阔无云的一片蓝气得七孔升烟。两条似弯似直的火车轨道被日以继夜无数火车铁轮碾过之后, 都变得闪闪发亮,一走近它想把它看个究竟,双眼立马觉得刺痛,完全无法让人直视它。第一次不知其厉害,一屁股坐在轨道上,马上感觉八月十五已经熟透,痛到头发都发麻,之后对它敬而远之。

下雨天的时候,那简直是我的天堂,把拖鞋扔在一旁,赤裸的双脚板踏着湿漉漉的火车轨道,滑出“溜冰”的优美姿势,让迎来的风和雨自然的打在小脸上,一路向西,那种自由奔放的感觉像飞天。偶尔也有出糗的状况出现,记得一次让自己印象非常深刻。明明是在“溜冰”,但前脚却打滑,立即来个一字马,痛到是雨还是泪,傻傻分不清。

轨道的下面,有许多小木板很平均的分隔着。我和邻居小孩特喜欢用单脚踏着小木板的跳远,谁能单脚跳踩得最多小木板又不双脚着地就赢。可能是小时候常玩这个,以后当兵时的立地跳远测验,我从来不觉得困难,还能轻松自如的百跳百满分。

小木板周围都铺满着许多白色小石子。当时常把它们当Goli(石头弹珠)来玩,不然就是把小石子很有规则性的在两条铁轨上,一路排开,然后等火车经过,总是无限期待这些石子的下场如何,结局自然是无法证实什么,因为石子太多,小脑袋无法准确无误的分辨哪些是被火车轮碾过的。这些重复性的动作,我们就经常这样玩得不亦乐乎,一旦发现石子被压碎就大笑到见牙不见脸。

再来就是胆量测试。几个小孩一起把腿张开,每条腿各踩着一条轨道,然后等火车慢慢从远处向我们驶来,谁能撑到最后才跳开轨道就是赢家。其实这样的玩耍法是非常危险的,但是大家年纪都太小,一心只是想要逞英雄,完全漠视自己的安全。就因为如此,我们通常在回家后,父母都会请我们吃“炒粿条”(藤鞭伺候),但大家似乎都很“健忘”,我们继续如此冒险,而父母就不间断地赏我们藤鞭。

二哥和邻居的大儿子就不太参与我们的无聊游戏。通常他们都是以抓黑点 (蜘蛛)为主,偶尔草丛也会冒出黑喷 (眼镜蛇),不过是比较幼小的。不知道二哥是如何知道有蛇的时候要停止不动的,每每遇到蛇,他就会手势大家停着不动,等蛇爬过再继续,有时也会出现大只的四脚蛇。在不经意和屡见不鲜的情况下,我们慢慢地也习惯和这些爬行动物和平相处。

1985年的中秋节那天,我们全家搬离了旧蔡厝港路,也是武吉班让十块石,到裕廊定居,这也结束了我15年快乐的铁路童年生活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自言自语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