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9-01-21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栏目分类

统计信息

  • 访问数:64482
  • 博客数:203
  • 建立时间:2015-01-04
  • 更新时间:2019-01-14

我的收藏

我的好友

最新留言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鹰鹫战争10…..

2019-01-14 11:05:58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War of the Raven

Part One, Stewart.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第七篇,7b。。。

    第八篇,。。。

    第九篇,。。。

 

第一部,第十篇,史提护。

鹰鹫战争10..

06/2011

 

‘Who said that? All that about “water and illusion”?’ he asked.

他问:“谁说过‘水景和幻觉’?”

 

She smiled warmly at him. Somehow, recognizing that she was quoting and made her happy.

她温情地看着他。有意引述她的话她觉得高兴。

她说:“我的祖父。”

约翰。济地安John Gideon

她点头说:“是的。”

“他似乎做了不少事情。他为你和阿提罗做过了些什么?”

“阿提罗…,”她弄个脸色。“是我祖父的一个信徒。我们结婚多少是为了它。”她柔声地说:“就是因为这样。”接着,她的表情改变了。“可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而且我们现在在这里。”她向着河岸做个手势。

 

她引导小船靠岸,又把它的船头搁在旱地上。史提护手握着枪,但是河岸上没有人。他握住船索跳上河岸。他把船绑了,刚把手伸出接应茱莉亚的时候,他听到身后来了脚步声。他忽地旋身,要摸出手枪,可是他们已经把他包围了,聚光灯使他睁不开眼睛。

 

一个嗓音高声命令:“举起你的双手!”

史提护高举双手。粗糙的手紧抓住他,把手枪扯掉。有人把他双手倒扭,用手铐把他锁了。又另外的一个人,一个粗大,透出蒜头气味的人,抓住他的外衣,用膝顶撞他的下体。史提护倒在地上,扭曲起来;那痛楚重到难受。

Hijo de puta !”那个人咆哮,踢史提护的脸。他的面颊有破裂的感觉。那个人用重拳打他。有个声音喊话。

那个声音说:“Bastante! 够了!”人走进光圈里。他说:“史提护先生,你被捕了。”这一下子,史提护认得出是谁在说话了。

 

史提护吐出一只牙齿。他转头面向那个嗓音,盲目地对着亮光眨眼。在迷蒙之中,他觉得有很人从娱乐场的阳台上看下来。

 

史提护含糊地问:“为什么?是什么控状?”他几乎站不定身子,半边的脸都麻木了,像是给水泥封住了的样子。

 

那是汾沓斯上校Colonel Fuentes。他说:“为的是你谋杀了阿乜兜。卡尼纳斯先生Don Amadeo Cardenas”。他向那个人指示,把史提护带走。

 

史提护想要扭身看一看茱莉亚,但是汾沓斯的人员就都在她周围,他只见得着她的脸一刹那绝望地看着他。汾沓斯熟悉地把手臂搁在他的肩膀上,说道:“来啦,我的朋友。我们有很多话要谈,我相信你会告诉我所有的事情。所有的事情。” 他用的是一种叫史提护听得毛骨悚然的形式。

 

他们把史提护带上汾沓斯的车子,把他挨着门坐下。在要上车之前,他们把他的手脚锁住,又用一个皮革脖围套住他的颈项。史提护失望地四周张望。他须要找个突围的办法,以便把Graf Spee的情报通知佛勒。

 

史提护开口,艰苦地说话,像是一款他还须要掌握的艺术性的操作:“上校先生,听着listen。这一切和约翰。济地安有什么关系?

汾沓斯看着他,似乎觉得他疯狂了。

“你这是在说什么?gringo。”

史提护急促地说:“约翰。济地安。别说你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他。


汾沓斯的脸变作黑色。他向那个大个子点头。那个人把一根短棍,插进史提护包着颈项的皮套里,扭转。皮套紧缩,史提护即时就不能呼吸。他扭身,反复,但是没有用。他觉得眼睛突出来。上帝,他们在宰杀他!他不能支持它,他不能。

 

突然间,虽则他还噎塞着,汾沓斯把他的头发满抓一手,把他拉到面前。

汾沓斯咆哮地说:“别嘲笑我,gringo。每个学生都知道约翰。济地安。Que vz?那怎样?济地安已经死了。

 

本篇完。

待续。。。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小说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