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9-03-2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栏目分类

统计信息

  • 访问数:66601
  • 博客数:207
  • 建立时间:2015-01-04
  • 更新时间:2019-03-19

我的收藏

我的好友

最新留言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鹰鹫战争7b

2019-01-09 09:54:39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War of the Raven

Part One, Stewart.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第一部,第七篇,史提护。

鹰鹫战争7b

04/2011

 

‘Are you sure you didn’t kill Cardenas? Because if you did, “the birds will not weep,” as we say. He had many enemies. Many,’ she said.

她说:“你真的没有杀死卡尼纳斯吗?因为,如果你杀了他,那就像我们说的‘鸟儿不哭’[千古绝唱]一样。他有很多敌人,很多。”

 

‘He was dead when I got here. Why do you keep asking me?’

他说:“我来到的时候他便已经死了。你为什么一直要这么地问我?”

 

“如果你允许,”她说,一面挪近一点,近到他嗅得到她的香水气味。那么地做对他造成困扰,也提醒他一件事情,不过不清楚是一件怎么样子的事情。

她说:“没什么,只不过你的脸上有血。”她从袋子里抽出手帕,替他抹脸。抹好了,她让他看看手帕上的血迹。他把手帕拿过来,塞进短上衣的袋子里。

 

“那不是卡尼纳斯的血,刚才巷子里有个德国人。”他说。

“德国人?你有杀他没有?”她低声地说,盯着他的脸看。史提护不说什么。

“好啊”,她说。“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但是我说的是真话。”她把办公室环视一周,把两根拇指像男人们那样钩着裤袋。她有强劲的手,双手苗条而有表情。指甲染得血红,剪短。史提护喜欢她用手的方式。

 

“卡尼纳斯勒索我。为的何事我不能告诉你。”她转头看着他。

“为什么?”

“因为,”她带着微笑说,一边脸庞现出笑涡,“说了,可能我是拿另一个勒索者取代原有的那一个。不是吗?”

 

史提护想,她是好的。他或者可以接受她全盘的说法,只不过她的丈夫哇珈斯 (阿提罗。哇珈斯,Arturo Vargas)、卡尼纳斯和卡沙窝尼(Casaverde都是俱乐部的股东。他想到这一点;还有这晚上早一些时候,她在地下层和卡沙窝尼碰头的事情。

 

他问道:“卡沙窝尼怎样了?你和他的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你想到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的问题?”

“那是因为你对他的表情。”

她瞪着他,惊讶地把眼睛睁得很大。

“这晚上你在那儿?你见到了?”

“你的神色壮丽”,他出自衷心地说。“我们其他的只是…我们是没用的。但是你对卡沙窝尼有点把柄。那是什么?是你的丈夫是吗?”

她摇头,还是瞪着他。

“卡沙窝尼是我的第一个恋人”,她微笑着说。那是一种僵化的微笑;那种当你想起须要把往事再做一次,你会改变方法办理的时候,就会出现的微笑。“在我12岁的时候。那晚上,月落星沉。地点是Ravenwood,我们的estancia[大概是estate。告诉我,”她向办公室里乱糟糟那一片向他做个手势,说道:“你找到了你要找的东西了没有?”

 

史提护没有说点什么。她看着桌面上搁着、打开着的载信盒子。

“我知道你找到了一些东西”,她说;她的嗓音很是宁静。她抬头看着他。她说:“或者我们可以,像你们北美人士说的‘做个交易’”,她用上这个英文词语。

 

在短暂的时刻之中史提护没有反应。他想到要利用她。兜呐根就会那么地做。问题在于他不知道她站的是那一边。他甚至不能确定她是否知道她自己站的是那一边。

 

[你不是说中了埋伏了的吗?那就危机四伏,命在顷刻,怎么还开什么座谈会?还不赶快张望,找个空隙溜之,遁之?]

 

[如果它座落在新加坡,大西洋俱乐部就会雇佣一个头缠布的孟加里做jaga,不是任由外人随意进出的。]

 

待续。。。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小说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