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9-01-21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栏目分类

统计信息

  • 访问数:64482
  • 博客数:203
  • 建立时间:2015-01-04
  • 更新时间:2019-01-14

我的收藏

我的好友

最新留言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鹰鹫战争6f

2018-12-13 11:09:46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War of the Raven

Part One, Stewart.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6f

第一部,第六篇,史提护。

04/2011

 

Why not?

为什么不搜索呢?

假设因为有人知道他、史提护,要来,又恐怕卡尼纳斯会向他说出一些事情,所以杀他。那是说卡尼纳斯或者知道是谁杀死劳鲁。阿玛约(Raoul de Almayo)的。再添加一点,这个真凶手还把这愚蠢的美国人陷做凶手。如果他没有搜索现场,那是因为无论卡尼纳斯要说的什么,那个凶手都已经知道了。

 

Or because he had heard Stewart come in.

或者是因为他有听见史提护进来。

那是说,那个凶手平静地从前门走出去。不然他这时还留在这里。

 

史提护的头皮发痒。那个凶手想要知道德国在那一点上有了疏漏。无论凶手是谁,他都是为纳粹做事的。除非卡尼纳斯有在办公室里留下点什么东西,不然问题就大了。他就没路好走了。

 

枪握在手里,史提护走近死尸。卡尼纳斯后脑的脑浆透过破洞渗出,像一滩蜿蜒的浆糊,像一堆死了的蛆虫,史提护见着张口结舌,情不自已。躯体还温暖和柔顺。史提护把它推到平躺的时候,它还扭得有点像个生人似的,史提护都难免略为哆嗦。史提护赶快把他的口袋翻出查看。他找到卡尼纳斯的手枪,那是一支Beretta自动手枪,还未曾发射过。还有的是用信封包着的白粉,他看作是那些弄到卡尼纳斯不能自助的海洛因;一个银质香烟盒子和打火机、钱包与及几片写着银码和划上名号的纸张,那些可能是赌博筹码。

 

史提护把办公室环视一周,觉得盛着文件夹的书橱很有意思。那么那个显微镜是做什么用的?他走过去书橱那边,见到它的抽屉没有锁着。它们装满文件,都是些簿记纸张。史提护扫描过一些,把它们放回原处。大概那里没有什么会计师须要了解的秘密。没有作用的。

 

他转头回看卡尼纳斯那双死板板的眼睛。有一点不对劲。如果卡尼纳斯正拿着会因它而被杀的东西,他不会把文夹放在不锁的书橱里。那不是这个从来都不偏依谁人的卡尼纳斯的做法。史提护对他自己微笑。心想,卡尼纳斯先生,你好吗?

 

他环视办公室一周。那墙上挂着两副图画,一副画裸体人像,另一副画的是花朵。墙上的保险箱装在花朵图画背后。它是一具Mofler保险箱,当然是锁着的。就只那么个样子。

 

史提护虚脱地挨着桌子站着。他捱够了。先时是西班牙,接着是巴拉克[Prague,捷克的首都。],现在是这里。没有指标,没有路可走。如果阿根廷的警察或者汾沓斯抓不到他,纳粹份子们会的。就算他很幸运地可以从这个陷阱里溜出去,他的最好企望也不过是穿越边境,走到Montevideo[在乌拉圭]去而已。不过他又想,他是会有些好运气的。他用手帕把杯子和所有他可能接触过的东西都揩抹一番。他把地方看过最后一眼。他想,全都是死寂的。死了的诗人,死了的嗜毒者,死寂、不能再走的路。

 

一个思念感触他。卡尼纳斯是个嗜毒的人!深溺的人。他一定患有暂失记忆的病症。他不敢把保险箱密码信托给被海洛因烧出了不少破洞的头脑。史提护走回到办公桌旁,要把它撕成碎片,弄得来他找到右手边,上面的抽屉底下,用胶纸贴着的密码记录。他让一切东西胡乱地散落在地上,走过去动手,把保险箱打开。

 

保险箱装满了钱。那里有的是捆捆的比索和美元,白粉和纸张,与及赌码,契约和合同。史提护拿出几叠比索和美元,把它袋袋平安,吞为己有。想着兜呐根讲过的话:用敌人的钱支付你工作的费用就像是getting a blow job from a girl and having her swallow the comeaba dia milang?),他微笑一阵。

待续。。。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小说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