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8-12-1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栏目分类

统计信息

  • 访问数:62925
  • 博客数:199
  • 建立时间:2015-01-04
  • 更新时间:2018-12-13

我的收藏

我的好友

最新留言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鹰鹫战争6e

2018-12-09 11:11:26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War of the Raven

Part One, Stewart.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6e

第一部,第六篇,史提护。

04/2011

 

His next thought was to call Hartman. There was a phone on Cardenas’ desk, next to a microscope, of all things, and he actually lifted the receiver from the hook, before it hit him how absurd that idea was. ---

他的第二个思念是要打电话给哈特门。在卡尼纳斯的办公桌上,诸多物件之中,一副显微镜近旁有副电话机;在想到那是多么地离谱之前,他也有实在地拿起过电话听筒。他想,那是没用的,除非卡尼纳斯有留下一些有意思的东西,他便须要自助。他须要赶紧办理。整个事件看来是从头就设计好了的,但是,谁设计的呢?德国人们?汾沓斯?哇珈斯(Arturo Vargas和他的同路人们?兜呐根 (Donegan)和汾沓斯用他做探路棍,这行动现在生效了。它太有效了。

 

He replaced the receiver, wiping it down with his handkerchief. He pulled on his gloves and going over to the bar, ---

他把电话听筒放回去,用手帕揩抹一下。他戴上手套,走到酒吧给自己倒一杯威士忌。酒滚烫地吞下去,喝到第二口,他觉得好一点。

 

他用手帕朦着鼻子,弯下腰吃力地查看那具尸体。卡尼纳斯指尖精心剪磨过的手曲握成兽爪的模样。他那双爬行动物似的眼睛瞪着他自己吐出来的脏物。现在卡尼纳斯显得无助;在生之时,他可能会处身任何情况,就只不会是无助。史提护不明白,他是怎么会被人这么地从后面动了手脚的。头颅被打得那么地破裂,看来死亡是即时的。那么,卡尼纳斯怎么会有时间透露什么真情呢?

 

从尸体所处地点来看,卡尼纳斯当时正在向酒吧走去。史提护在酒吧镜子里见着自己,那是一副青肿、暗淡的形像。如果有人走来用雕像打他的头颅,卡尼纳斯几乎一定会在酒吧镜子里见着他。同时,血也一定在酒吧里四溅;但是,就算光线是如此地黯淡,他也可以看得出血只溅在地毯上,和酒吧桌子的边沿上。

 

史提护走去把雕像谨慎地拿起来看。它不错是用麻石凿成的。他沉思着,想到要把它高举、挥向卡尼纳斯的头颅,并不是容易的。

 

那么,在被猛击的时候,卡尼纳斯应该是已经倒下了的,可能跌到四体投地的。那样子就说明了他处身的位置,血液飞溅的形式,与及何以他没有在镜子里见着那个凶手。但是,史提护看着尸体,心想他趴在地上为要做什么?。

 

当然!卡尼纳斯是因为呕吐而趴在地上的[蹲下不就行了吗?]。凶手们就是在那个时候杀掉他的。那是当他趴着无助的时候,大概向着酒吧附近的洗浴间走去的时候。但是什么东西使到他生理反应失常呢?史提护即时飙回办公桌旁,即时伸出戴着手套的食指,在桌面上像军官检验灰尘那样地挪动。

 

一经接触,他的黑皮手套的手指便现出一纹白粉。卡尼纳斯是个吸毒者,这点他从一开始就已经看到了。有人给卡尼纳斯一些品质差的海洛因,可能过了量,接着在他爬向浴室的时候杀他,叫他把内脏都呕了出来。史提护坐在卡尼纳斯的皮罩椅子上,点着一枝香烟凝思。

 

凶手,史提护把他看作是一个人,其实那可能是多到十个人。那个凶手把卡尼纳斯杀了,平静地把他服食的毒品拿掉,但是他没有把现场搜索一番。

待续。。。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小说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