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8-12-18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栏目分类

统计信息

  • 访问数:63012
  • 博客数:199
  • 建立时间:2015-01-04
  • 更新时间:2018-12-13

我的收藏

我的好友

最新留言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鹰鹫战争4c

2018-10-02 12:23:29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War of the Raven

Part One, Stewart.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4c

第一部,第四篇,史提护。

04/2011

 

‘Now that you mention it, I might’ve read something about it,’ Hartman said carefully. He looked at Stewart. ‘What was it? A menage a trois that got out of hand?’

 “现在既然你说了,我可能有阅读过那段新闻”哈特门小心地说。他看着史提护。“那是什么,野马脱缰menage a trois?”

 

汾沓斯摇摇头。他把手指贴在鼻子旁边。那是一款拉丁手势,显示出泼辣悍恶的心态。“凶手就是要我们这麽地想…那个劳鲁向错误的对像示爱。”

 

史提护喃喃地说:“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地做吗?”眼睛看着马路。一个男人,没有戴帽子,有暗色头发的,走过。他看一看汾沓斯,又转移视线。史提护注视着他,看他走上avenida,一面走一面扣钮扣。

 

“不是的,美国人(yanqui),”汾沓斯说,用吸着的香烟点燃一枝新的香烟,把它嵌在小烟筒上。“劳鲁是一个同性恋者(maricon),一只蝴蝶,明白吗?”,把手前后地扭着,拇指和小指伸出,做个同性恋者的暗号。“这点报纸没有说,但是人人都知道。所以那个女人在那边出现为的是什么?”

“或者她叫他记起他的妈妈,”史提护耸一下肩头。

汾沓斯没有说什么,他透过从他的香烟升起来,像印度弄蛇把戏的绳索那样的薄烟,看着史提护。

 

“你们美国人常常说笑话,像在电影院里的劳骆和哈蒂,是不是?在阿根廷我们也说笑话,”把烟灰弹掉,阴险地微笑着,像一只察塞尔猫面对着两只老鼠。“我告诉你一个阿根廷笑话,赫?”看着哈特门,又再看着史提护。

 

“若干年前,在安德里奥省,”汾沓斯开始说。“养牛的地区,那时还很落后。那里有一个estanciero,一个鳏夫叫做拉莫理斯的;他的笑话出名。他长得胖,喜气洋洋,把很多时间花费在pulperia里,和他的朋友们喝酒,欢笑。但是后来他娶了个比他年轻了很多的colonia女子。她长得美丽。她喜欢骑快马,像个男人,暗色的头发在她后面飘扬着。那地方的人们叫她la golondrina,燕子,”汾沓斯说,意味深长地微笑着。接着,他的表情变了。他着意地注视着他们两人,“不过世上的人,例如你们,对没意义的恶作剧没有兴趣。”

 

史提护和哈门对望一眼。“相反地,我们觉得它十分有启发性,”史提护说。

 

“那样好,先生们,”汾沓斯好奇地向着他们微笑。“但是那有趣的部份还没有来呢。你看,结了婚之后,拉莫里斯变了。他变作忧郁,苦恼。在pulperia里,他独个儿喝酒。那是老故事,”汾沓斯耸一下肩头。“那个女子本来和一个跟她同年岁的男子相爱。她的家庭强迫她嫁出去的,是吗?当然很多人有话说。结了婚之后,有人在草原上见过那对年轻爱侣走在一起,现在,当拉莫里斯来到市镇上的时候,闹事的人会在他背后发笑,和做个牛角手势。那两个爱侣变得勇敢一点。在村子里,他、她们在市集里牵着手走,但是,拉莫里斯没有听到任何人说过他、她们的闲话。在这个国度里,我们说那样的男人没有cojones,”他看着他们。“但是情形完全不是那样子。情形是像我告诉你们的那样,先生们,这个拉莫里斯是个会说笑话的人,”他说,一阵奇异的笑容在他唇上漂浮着。

待续。。。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小说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