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8-11-18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栏目分类

统计信息

  • 访问数:61292
  • 博客数:194
  • 建立时间:2015-01-04
  • 更新时间:2018-11-16

我的收藏

我的好友

最新留言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鹰鹫战争4b

2018-09-15 13:12:21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War of the Raven

Part One, Stewart.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4b

第一部,第四篇,史提护。

04/2011

 

‘Then perhaps we should order a whole case of Manbattan,’ Fuentes laughed, reaching for the rye to refill his glass. ‘But to answer your question, Senior Stewart, in this country, many people like the Nazis. Better them than ---’ ---

“那么或者我们应该多叫几箱曼哈顿酒,”汾沓斯发笑,伸手去拿麦酒要斟他的杯子。“不过,要回答你的问题,史提护先生,在这个国家里,很多人喜欢纳粹。有他们好过有布尔什维主义者,Comprende? 更重要的是,看情形德国人要战胜了,”他眨眨眼。他向后挨着他的椅子,像一只很帅的查赛亚猫。“当然,这些是政治问题,不是吗?我自己呢,我不过属于军警之类而已。”

 

‘And I’m just a polo player down here to buy a pony or two,’ Stewart said.

“而我不过是个马球员,走来这里要买一、两只马儿而已。”史提护说。

 

For a certainty,Fuentes grinned triumphantly. ‘We are both innocent bystanders, yes? Innocent in a world without innocence.’ He said, crushing ---

“可以确定的,”汾沓斯胜利地露出牙齿笑一笑。“我们两个都是清白的旁观者,对吗?在没有清白的世界里的清白,”他说,说着用他的指尖把香烟捏熄。他慢慢地捏,几乎是喜爱地捏,让他的精心照护的指甲在燃烧着的烟蒂上流连着,似乎那样做会给予他快感。他没有显示出痛苦的迹象,还抬头看着他们,确认他们有见到。“那么美国政府对这些种种怎么想?”汾沓斯说着,转头看着哈特门。

 

Hartman shot Stewart a glance before relying.

‘Washington has absolutely no idea at all about what’s happening here. ---’

哈特门暼了史提护一眼才回答。

“华盛顿对这里发生着的事情一无所知。一点线索都没有。”哈特门忽然露出牙齿;他的眼角皱起条纹,像很久以来,要说侵犯性的话的时候那样。“我们呈交标明‘紧急’的报告,他们把牛肉税率表,连同睦邻政策文告寄给我们。”

 

‘You see how it is, yanqui. No one is in politics. Not you, not me, not even the politicians,’ Fuentes shrugged. ‘We are all ---’ ---

“你们看见了,美国人们。大家都不是政治范围内的人。不是你,不是我,就算那些政客们也都不是,”汾沓斯耸一下肩头“我们这里都是中立人士。中立人士和运动员,”说着看着史提护。

 

‘Then why are you having us tailed?’ Stewart asked, returning his look.

史提护问道:“那么,为什么你要叫人跟踪我们?”转头看着他。

 

‘I’m not. I assure you, gentlemen,’ Fuentes said, using the English word as if it were a slur. ‘If you are being followed, it is not of my department.’

“我没有。我向你们保证,先生们,”汾沓斯说,把英文说得带点伸斥的意味。“如果你们被跟踪了,那些不是我的部门的人。”

“呀,不过那是你的部门的人,上校先生。从旅店来这里没有人跟踪。那只可能是无论是谁跟踪我们已经知道我们要去什么地方。那是说,来这里,和你会面,”史提护说。

 

汾沓斯看着史提护;他的眼盖只闪过一次,像摄影机的光门。即时,他开朗地微笑,像是拍摄伊伴娜牙膏广告那样。

 

“来,美国人们yanqui,让我们做朋友。有些事情我们一定要,你们是怎么地说的,放在桌面上,坦白地谈的。”

“你是说,譬如为什么阿根廷政府对一个美国马球员这麽地留意?”史提护说着伸手拿他的杯子。

“我说,先生,像某一个诗人porteno],叫做劳鲁。阿瑪约 [Raoul de Almayo] 的。”汾沓斯说。

 

史提护把杯子放下来。他看着哈特门。哈特门似乎忽然间对那瓶涡茅酒的标签很有兴趣。

“没有听说过他,”史提护说。“你,泽理?”哈特门摇摇头,还是不看着他们。

“对不起,从来没有为着诗走到这地方。”哈特门道歉似地说。“他怎样了?”

 

汾沓斯放下杯子,到处看一看。空气有点儿冷,外头的桌子开始没人了。对terraza的路旁,一个妇女在关闭花摊子。还卖不出去的花就要凋谢了。它们像手指那样指着咖啡座。

 

“他给谋杀了”,汾沓斯说。“那是难看的事情。肢解,明白吗?在La Boca那边的一个旅店房间里。还有其他的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是那邻区里的一个puta。人人都没有穿衣,他耸一下肩头。你没有看到报纸,我觉得惊异。所有的报纸都有报导,甚至Herald都有刊出。”[第一部,第一篇末端只说劳鲁被枪杀,没有被肢解。]

待续。。。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小说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