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8-08-20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栏目分类

统计信息

  • 访问数:57069
  • 博客数:184
  • 建立时间:2015-01-04
  • 更新时间:2018-08-15

我的收藏

我的好友

最新留言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鹰鹫战争3b

2018-08-08 15:10:37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War of the Raven

Part One, Stewart.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鹰鹫战争3b

第一部,第三篇,史提护。

04/2011

 

Stewart looked sharply at him. He didn’t want Hartman’s help. He didn’t want any part of him, or the embassy. ‘Plaza’s fine, Jerry. ’ ---

史提护定眼看着他。他不需要哈特门的什么帮助。他不想要他做些什么,连大使馆都不要。“珀拉萨够好,泽理。这不是蜜月。你不必抱我跨进门槛。”

 

Hartman reddened. It made him look younger, reminding Stewart not of Spain, but of the time they first met. That was in Berlin in ’36, during ---

哈特门的脸红起来。这样使他看起来比较年轻;这样子提醒了史提护,叫他想起的不是西班牙,而是当他们初次相遇的时候。那1936年,在柏林,奥林匹克运动会期间。那时候,哈特门是国务部里的一颗新星。长得帅,穿部禄氏兄弟衣衫,他会说“我爱你”,还有会用八种语言呼唤侍役。史提护想,那些女人喜爱他,回想着那个晚上,他们在窟囊酒吧里,庆祝捷西奥文夺得第三和第四面金牌的盛事。

 

The place was full of Americans, he remembered. Eleanor Holm was there and everyone was saying ‘Screw Brundage’, for having kicked her off the ---

那地方挤满了美国人。他记得爱林诺合姆有在那边。大家咒骂布伦内支,因为他为了一点小事把她除了名。骚动之会发生[甚麽骚动?是除名的事还是海伦的事?],他记得是因为那个女记者,她叫什么名字了,是海伦甚麽的,是吗?她和一个纳粹新闻参赞,汉希斯克罗,起了争执。她向他高声呼喊,是关于西班牙的一件甚麽事情的;斯克罗走开去,喃喃地说:“Amerikanische Hure”。那下子,哈特门揪住他的衣领反折之处,几乎把他整个人提离地面,说道:“不要因为你给一nigger [黑人,轻蔑的说法]咬了便那么地pissed,字典里没有这个字,可能是给小便淋到的意思。]狼狈。”

 

That was Hartman all over. He had the rare ability to make you both respect and dislike him at one and the same time. But then came ---

那就整个都是哈特门了。他有稀罕的能力,可以使你既敬重他同时又厌弃他。但是,接着来了沙拉隔煞。还有马德里哈特门就变了。史提护想,那时候很多事项都变了。

 

Hartman bumped across the tram tracks, cutting diagonally across the bow of a clanging streetcar toward the far lane. Shops and old brick houses, ---

哈特门在电车轨道上碰碰撞撞地驶过去,作斜线紧贴着响着钟声的电车的尾部,切入对面的车巷里。大道的两旁是店屋,窗上装着铁枝的老旧砖屋。一间屋子的墙壁,黏着一张海报,画着一个穿着夜宴便服的人。他在抽烟,宣称Fumar Players! El Mas A Su Gus-to!’海报下面,行人道上,用帐篷住着一个黑皮肤的人家,有一张被单在他们面前展开,散落着一些铅笔屁股,针和弯了,破了的餐具。脸孔肮脏的孩子们呆滞地坐在被单旁边,看着来往车辆。

 

‘Looks like somebody still likes the English,’ Stewart said, indicating the billboard. ‘That’s an old sign. The Germans have major inroads here,’ Hartman said, ---

“似乎有人还喜欢英国人,”史提护说,指向那块告示牌。

“那是旧的东西。德国人们在这里已经大有成就了,少校。”哈特门说,看向史提护。

“我以为他们这里喜欢英国人。”

“他们一向喜欢。你不是有听说过‘阿根廷人’的高级定义吗?那是个想要变成英国人的讲西班牙语的意大利人。尤其是上流社会。他们都穿绒布衣服,鼾睡的时候背莎士比亚作品,如果把网球打出了界用英语高叫‘Sorry!通通veddy veddy’”哈特门露齿而笑。他在努力地做作,向史提护显示他是多么好的一个人。史提护想,太了。

 

‘So what’s the problem?’

“那么问题在那里?”

 

‘The Limeys blew it. After the Crash in ’29, they screwed the Argentines over in the Roca-Runciman treaty. It was the worst time ---’ ---

"邻枚(Limeys)家人把事情弄坏了。1929年冲突之后,他们在Roca-Runciman条约里使阿根廷人很为难。那是不景气之中最坏的时候,我猜想他们那么做是为了要拯救他们的royal behinds[大概是说贵族的尊臀],但是阿根廷人没有忘记。他们对创伤决不宽恕。对他们那样几乎是一种艺术形式。或者他们只不过厌倦于作为非正式的英帝国的一部份,哈特门耸一下肩头,“尤其是现在德国是欧洲的真正强国。我提醒你,他们完全不喜欢我们美国人(yanquis)。顺便说一下,在这里,我们就像起租那样地不受欢迎。”他在密集的轿车,巴士和colectivos堆之中,把车子一拐,拐进梅哟商业大厦,引起一阵喇叭声。“那是出名的卡刹罗刹达,”指向一间有武装兵士看守着,像结婚礼糕相貌的巨大屋子“喔迪士应该在里面,处理着国家大事。不过,当然,他不在位,”哈特门眨一下眼。

 

‘Why not?’

“怎么不在位?”

“谁知道?这是个有趣的国家,”哈特门说。“这时候,他的死敌,Vicepresidente Castillo、副总统卡士迪罗,一个我们的阿多福的热爱迷,在那里面,舒展着他的触角。有趣,是吗?”

待续。。。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小说

晚凉秋的个人空间
晚凉秋 发表于 2018-08-08 15:25:29
个人空间
这个片段也有在个人空间印出,欢迎光临,指教。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