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11-18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栏目分类

统计信息

  • 访问数:48824
  • 博客数:171
  • 建立时间:2015-01-04
  • 更新时间:2017-09-06

我的收藏

我的好友

最新留言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雀岭

2017-09-06 18:56:52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雀岭。

 

我们村子里伯勤祖祠堂的后面有一条路,走着去,左边是后山仔,右边是雀岭。雀岭从路边和田亩之间升起,顶上有新加坡,建屋局层楼的十二楼那么地高。有些地方坡度相当陡斜。它有疏落的荒草,小丛林,一两座山坟和“山neem”。

 

雀岭的山草相信通常都不会怎么地茂盛,因为近着乡村,经常都会有人把它割了上门去卖作烧饭的燃料。山neem高约三呎,果子长约半吋,褐红,味甜好吃,有些人会采集了到村子里去卖。不过雀岭的山neem不多,只长就那么几株做个标本而已。

 

雀岭有松树,向着大桥坊和屋村后面的那一方向比较多。我走上去的那一天多风,偶或体会出松涛虎吼的意味。松树不怎么地高,也不怎么地多叶子。我很多次见人写高山丛林,说松树如何地高,松叶如何地密,总觉得说得不怎么地对。我想,或者雀岭的松树年龄还小,或者它们属于矮小的品种,可是松叶属针形,就算长得很密,很密,人穿着夜行衣服,伏在上面,如果刚好有人向着,还是无所遁形的。

 

雀岭在大桥坊和邓屋的后面的那一边,如果再走,那后面不知道是怎么样子的地方。

 

有时我就想知道外婆家,鱼塘左边将近末端的地方,那间小屋子和塘边那一点树丛之间,小径过后是个怎么样的地方。有时我想看一看那水、洞田再去的地方是个什么样子。有时我想大城山的彼端,它和我们这一边被高山横隔着,隔到两不闻问,那是两个社群了。那边的人们讲的和我们的乡音大概不相同了吧?见到面大概要讲省城话才可以沟通了吧?

 

由于这样子的思路,我在新加坡就喜欢到别的住宅区去走走,在那边喝一杯咖啡之后,在那里的建屋局组屋周遭窜走,看看那些屋宇后面是个怎么样子的地方。

 

说到雀岭,不提一下郝松坚似乎就把一件大事失之交臂了。我的罪案小说《蛛丝马迹》的《后语》有说到他郝松坚重游旧地,在一个他以前跟随他二伯走江湖的时候到过的地方闲坐,看着那衬托夏日蔚蓝天空的朵朵浮云,泛起阵阵思潮。那便是我们家乡的雀岭了。

《蛛丝马迹后语》的网址页面是: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53117.html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散文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