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耀是新加坡正氣法律事务所的创办人。文章纯属他个人的言论,仅供参考,不可视为向读者提供法律意见或建议。richard_siaw@rssolomon.com|+65 9339 2183

神明上法庭

2018-04-29 22:30:28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新加坡虽小,社团的数目却有将近8千个。它们当中不缺以宗乡体系为主的组织。有一些是以姓氏注册(即是根据“血缘”),其它的则是以祖籍/地方(即是“地缘”)为入会条件。这些团体都是宗乡总会的属下会员。还有一些组织则是以供奉某神明为主题的庙宇/宗教团体,以及一部分的联谊社。这些众多的团体各别的性质都不同,它们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造福社会。

在我国建国初期,这些民间团体的先辈们为族群所做的贡献是巨大的。他们出钱又出力,一心致力造福族群,不求任何回报。这些团体发展至今,很多都“富甲一方”。可是岁月不饶人,这些团体的先辈们不是仙游了,就是“老弱病残”了。很可惜的是,很多的社团已忘了它们的初心。

现在,它们当中又有多少家可以谈得上是在“造福人群”呢?这些组织都累计了可观的“财富”,可是却不“善用”,忘了“初心”,同时后继也无(“有心”)人,最终难免落到一个“四分五裂”,“鸡飞狗跳”,“神明上公堂”的结局。

话说新加坡的一个社团,其会员的行业随着我国经济体系的改变与进步而消失了。这个被时代淘汰的行业在高峰的时候,其同业者所成立的社团蒸蒸日上,会众多。在这批志同道合会员的努力下,很快的就以该社团的名义购买了一店屋做为会所。会所不但是一个会友联络感情的地方也成了会员供奉多位神明和不同姓氏王爷的神坛。

如今,新加坡经济转型,早年的会友,老的老,或退休行,已是人去楼空。也逐减少,搬迁了也也没有通知理事会而因此失联。会几乎是于冬眠状经济来源也日渐减少。然而,房产税、市镇理事会的管理费、审计费等常年费用还是要给的。在这种困境下,僅有的两位理事决定将其会社解散。

但是要解散,根据会社的章程规定是必须召开会员大会。但是通过各种渠道也无法联系上足夠的法定人数来岀席会议。最终得通过报章发出通知开会。可是,除了那两名理事和另一名会员,没有其他会员前来开会。后来,只好根据当时的出席者提议通过向社团注册局申请解散社团。

虽然会社成功的被解散,可是其名下的店屋却没有解决。会长和另一名会员是该店屋的联合信托人。然而,不管会长如何要求对方开会,对方就是不理会。最后,在迫不得已情况下,会长只好上法院申请庭令授权他全权处理。说也奇怪,一旦得悉店屋将被出售后,一批为数五六个的会员突然“挺身而出”要求重开“会员大会”处理店屋出售的事宜。当时,那批“天降”的会员也执意要把该会社的神明金身全部安置在他们所指定的另一家宗乡会馆。

然而,在那批会员还没有“出面”前,会长就已被迫把神明金身全部搬到另一家他熟络的庙宇。在会长入禀高院之前,那些神明都已经被妥善的安置了。可是,那班突然出现的会员却执意要把神明的金身全部搬迁到他们所指定的另一家宗乡会馆。就这样,神明都被请上法院去了。

后来,店屋卖了,可是,神明都被遗忘了。那批原先要求移走神明金身的会员们都“不知所踪”。最终,那些神明都“退神”,从法庭回到了天庭。

richard_siaw@rssolomon.com | +65 93392183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