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耀是新加坡正氣法律事务所的创办人。文章纯属他个人的言论,仅供参考,不可视为向读者提供法律意见或建议。richard_siaw@rssolomon.com|+65 9339 2183

律师上(良)梁山

2018-04-22 11:09:23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我终于“上(良)梁山”了。虽然上山的经历没有《水浒》里的108名好汉那么的精彩和悲壮,遭遇也不如他们那样的坎坷,不过,就像那些好汉们,当我“上山”时虽然也感到无奈和茫然,心里却有着一股无法抑制的怒气。那是去年8月30日的事情。

*k&{5e[NN/u/aGuest
故事得从我在新加坡管理大学修读学士后法律学位的时候说起。当时,课程其中的一个要求是必须到法律事务所实习。我在一名朋友的介绍下结识了“鼎鼎大名,拉维(M. Ravi)律师。他的事务所刚好需要一名助手而我又必须完成校方所规定的实习,因此,当拉维邀请我到他的事务所实习时,我欣然答应。就这样我和拉维有缘成了同事。

lbd;^+UGuest
拉维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律师,尤其对宪法有深厚的硏究,我向他学习了很多相关的知识。我还记得在还没有到拉维那里前,我刚完成“法律理论”这一门课。当时,我是非常讨厌这个科目的。那是因为,我认为“理论”都是空谈,毫无实际用途。我当时并没有领悟到法律理论其实是一切法律的根源,也是法律不断地自我𧗠变和更新的动力。

$X1R ZN&M"a FGuest
我是在高等法院和拉维出席了杨伟光(Yong Vui Kong)的一个庭审后才觉悟到法律理论是如何的重要。杨伟光是一名马来西亚籍男子,于2007年因涉嫌走私海洛英罪名成立而原先被判死刑。后來因为新加坡法律有所更改,在2013年成为新加坡有史以来第一位获得豁免死刑的贩毒死囚。
随笔南洋网x*@E7z |${_Y^
我还记着Yong Vui Kong的案子是我在修读“新加坡宪法”时的一个必考题。没想到,我却“有幸”在高等法院里隔着一道玻璃与他相见。从Yong Vui Kong一案中,我看到拉维那种不舍不弃的坚强理念,排除万难地为一个死囚争取他合法的权益和生命的崇高精神。就我而言,我国最终修改了有关死刑的法律,拉维功不可没。从他身上我也看到法律理论的重要性和运用。
随笔南洋网f#C"NKU#_?x,Q/S
很可惜的是拉维后来却因精神出了状况,一发起病来连自己也无法自控,因此闹了很多事故。其律师的执业证也暂时被吊销,需要强制性的药物治疗。在其律师执业资格暂时吊销其间,他又涉足政治,加入在野政党阵营。在上届国会大选,他也参加竞选,结果落选。那时候,他已是政治和法律界的“不速之客”。一般的“正派”人士都闻其名而色变,避而远之。

e7^BiZGuest
他后来在2017年8月12日因犯了蓄意伤人,公共闹事,鲁莽或疏忽行为危及他人安全等7项刑事罪行被提控。在他的事件曝光后,并没有一位同行伸出援手。当我知道他将在两周后过堂便义不容迟地一早就到法院查明他是否需要协助。在得知他并没有辩护律师后,因为我们彼此之间曾经是同事关系,希望能为他做点事。

^(w&K9[.H~Guest
当堂上检控官告诉法官我是拉维的代表律师时,我向法官说: “我还不是拉维的律师。我是他的旧同事,不愿意看到一位同行兄弟再沉陷下去,因此挺身出来施予援手”。拉维当堂就雇佣我为他的辩护律师。隔天,本地的主要报章就报导了我为前同事拉维辩护的新闻。
随笔南洋网4wh+j2`/k0VLf
我万万没有想到新闻一出,刚好是周末,没有上班,却接到前公司老板的电话,要我拜一早见他。但是我有案件在法院要审理,所以只能在星期二见面。当我在星期二,即是8月30号会见老板时,他问我:“为什么要为拉维辩护?难道你不知道“政府”就快要“对付”他吗?你太短见了!完全没有顾及公司的利益!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立即停止为拉维辩护,二,立刻离开公司。”
随笔南洋网\ ^B}ov]-T
这突如其来的地震,我一听真是怒髪冲冠,但我还是忍住内心的愤怒,和气的问道:大哥,然道没有其他的折中选择吗?他也很直接了当的说道,就这两个选择,你决定吧!这时,当年我在高等法院法官面前穿上律师袍并庄严的唸出誓词:“我萧锦耀宣布(并发誓)我将尽我所能,依照我的知识和能力,真诚而诚实地实践一名辩护律师。”承诺的一幕就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来,于是我也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大哥,我别无选择,决定分道扬镳。

;W t$f)j*L!q9UHGuest
被“逐出家门”也就罢了,大哥还限制我在8月15号之前就得离开公司。这么一来我就无法出席拉维案件于8月19号的审前会议。于是我立刻通知当事人拉维告知他不能作为他的辩护律师,因为一旦我离开原有的事务所,除非马上跳槽到另一家事务所,否则我则变成一个没有掛靠之身,那是不能执业的。如果要自立门户,那也要时间筹备啊,谈何容易。当然拉维本身是律师,他明白这个关键,因此他对我感到很不安,因为他而造成今天的局面。
随笔南洋网P!u;bD-{y4r
当我被迫离开公司时,有些友好同行要我加入他们的阵营,尤其是我的前辈朱时生大律师对我说:阿耀,你随时都可以加入我公司,没有条件,你更可以选择你愿意承接的任何案件。我真的很感激他们的诚意。但是,我最后的决定是自立门户。
随笔南洋网l jG7W,^]+?
纵使是一名汪洋大盗,杀人放火的嫌犯被捕时,身受重伤,我们第一时间还是必须设法救他的性命,他是否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那是由公正的司法来判断,现在我身为一名律师,伸手援助我的一位得了病而犯错的前同事。他即便是一个“麻烦”人物,还是有权享有并维护他合法的权益的。顿时,文天祥的“天地有正气,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词句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随笔南洋网6J3R/q4q P
就这样,我快马扬鞭,提前在一周后离开公司,以“正氣”为“旗号”,毅然“奔上”(良)梁山。于2017年9月20日通过律政部注册,正式成立了“正氣法律事务所”。

&I v RbZ:W;M%KCc CGuest
我坚信做人不可“泄气”,更不可“漏气”;而是要有“正气”。据我所知,拉维和我以及他后来的辩护律师都“相安无事”。

随笔南洋网$`/R.F.P*}j

richard_siaw@rssolomon.com | +65 93392183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