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耀是新加坡正氣法律事务所的创办人。文章纯属他个人的言论,仅供参考,不可视为向读者提供法律意见或建议。richard_siaw@rssolomon.com|+65 9339 2183

被告上天堂,律师下地狱

2016-09-15 13:07:00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律师应该是天下最受讽刺,咒骂,嘲弄的职业了。所有针对律师的玩笑不是暗示律师没德,没脑就是影射律师没良心,没心肝。总之,在很多世人的眼里律师是坏人一个,注定得下地狱。不过,说也奇怪,新加坡却出现律师过多的现象。当我国律政部长呼吁法律毕业生不一定要从事律师工作时,这个说法对在籍的或准备报读法律的学生以及他们的父母来说可是晴天霹雳。部长那番话所触发的震动久久不退。

]&Xl&w-d qQ,?7p.iJGuest
律师过多的课题我在早前的“律师、公鸡、太阳”一篇里已经谈过,在此就不重复。今天,我却想探讨两个课题,既是:“坏人”就不该有律师为他们辩护吗?辩护这些“坏人”的律师也是“坏人”吗?这篇文章我原本是打算在我国发生了一宗来自中国的一名美丽女工程师被一名新加坡男子谋杀而轰动一时的案件后不久发表。可是,在这段时间里,工作压力大也非常紧张,实在是抽不出时间完成这篇文章。
随笔南洋网gVs,v#w1NL8p,y
话说当美丽女工程师被谋杀弃尸荒野的事件曝光后,网友马上议论纷纷。后来,当晚报的标题报道女工程师是男嫌犯的“小三”时,网上论坛更是沸腾,一发不可收拾。在一个我所参与的群聊里,许多网友对那名新加坡男嫌犯的恶劣指责和咒骂简直是排山倒海的涌上我的手机。网友激动的反应,我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却有一些网友说男嫌犯是“人渣”,不应该得到任何辩护律师的协助。一名网友还说(大意是这样):如果那个“印度律师”还在的话,他肯定会免费帮那个人(既是那名男嫌犯)辩护的。
随笔南洋网gzW,d vkmSi
网友所指的那名“印度律师”就是我国已故的著名刑事案律师--苏峇士。那名网友的评语给我的感觉似乎带有一种对像苏峇士这类专为重科罪犯辩护的律师的轻蔑(或许是我太敏感了。因为我也是一名刑事案律师,也常常义务帮助嫌犯辩护。在我的当事人中也不缺重科的罪犯)。同时,那位网友也似乎认为那些重科罪犯是不应该得到任何法律援助的。我在早前的“韩山元前辈的邻居vs来自地狱的邻居”说过法律不是单单保护“正常人”而已。我认为“不正常人”也(甚至更)需要法律的庇护。在同一个理论基础上。我认为律师不单是为“好人”做事,所谓的“坏人” 也需要法务服务。说不好,我们那一天也有成为“坏人”的厄运。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 这个课题我认为本身就是一门学问。不过,我们今天暂且割爱不谈,下回有机会我们再重温这个课题。

fe*Hb q(u2s.em q QcGuest
回到今天的第一个问题:“坏人”就不该有律师为他们辩护吗?这里我们就不针对“坏人”作任何哲学的理论。我所指的“坏人”就是那些被提控的嫌犯,就如那位涉嫌谋杀美丽中国女工程师的新加坡男子。根据报章的报道,那名嫌犯的干案手法无可否认是非常残酷和冷血的,让任何“正常人”看了有关的报道都会发指。然而,在还没被定罪前,他是“无辜” 的。既然是“无辜”的,他就应该得到他在法律底下赋予他的保护和权利。一名嫌犯或许真的是“无辜”,又或许他的案子另有别情, 或是自卫,或是被陷害。总之,任何可能性都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很都时候只有天晓得。不管怎么样,如果没有律师的协助,嫌犯或许就无法有效的为自己辩护,清楚的向法院交代实情和证据。毕竟法律的论点以及法院的程序不是一般人都懂的。更何况在法律底下,人人是平等的。那么嫌犯最根本的人权就是让他有机会在法庭上陈述他的说法和论据。律师不过是嫌犯的话筒罢了。

i cnA gjGuest
话虽如此,律师这个话筒是不能黑白不分,颠倒是非,无中生有,信口开河的。譬如说,如果他们的当事人的确有杀人或偷窃或犯下了任何犯罪行为的话,律师是不可以说他们的当事人没有做过那些犯罪行为的。一般人都不明白,律师的首要义务是协助法院寻求真相。每一名律师在领取资格证时都必须在一名高等法院的法官面前宣读律师的誓言。而律师的誓言规定律师身为一名法院的工作人员必须维护法纪和捍卫我国的宪法。在这里必须强调的是,律师是法院的一名工作人员。他首要的义务和责任是面向法院而不是他们的当事人。然而,一般人都以为律师的义务和责任就是不惜代价地维护他们当事人的利益。这是大错特错的。
随笔南洋网Aluld)j9N/F F
固然,律师有义务保护他们当事人的利益。然而,前题是律师必须确保在执行他们当事人的指示或维护他们的利益的时候,是在不违法,不扭曲事实的情况下完成。换句话说,律师的义务是协助法院寻求真相而不是帮助嫌犯掩盖他们的罪行。如果,当事人的指示会导致律师或他们的当事人违法或扭曲事实的话,律师必须停止继续代表有关的当事人。由此可见,律师最根本的角色是确保他们的当事人得到法律赋予他们应有的保护和权力。更重要的是协助法院确保嫌犯是经过公平,公开,透明,依法,循规的司法过程下得到他们应得的下场。

zo3M{&[3g"}:CGuest
最后,律师是否是“坏人”我由读者们自己盖棺定论。然而,我想说的是在刑事律师的生涯里,九成是吃败战的(我指的是单单在刑事案件方面)。这就意味着我们绝大部份的当事人不是得吃牢饭,就是罚款,甚至还有一些得挨鞭,不过,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只要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随笔南洋网1AN/M3u]0R9G
因此,本着渡人的心怀,许多辅导人员都会到狱中开导囚犯。许多囚犯也后来接受了辅导人员的引导,有了信仰(不管是那个宗教),从此改过自新,向“天堂”的路途迈进。反观他们的辩护律师,吃了败战后,给他们的当事人骂。如果侥幸胜的话, 还是被众人咒。不管那个结果,律师就是得下“地狱” 。不过话又说回来,在新加坡想下“地狱”的人也可真不少。不但如此,人数还有继续上升的趋势。
随笔南洋网w;{GF"k.S
richard_siaw@rssolomon.com|+65 9339 2183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