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236)内景,下午,黑色轿车内。
   车上袁会长和陆校长双眉紧锁,一言不发,司机开出很远才回头问话。
   司  机:袁会长,我们这是先去哪里?
   袁会长:去警察署......不,先去我家。
   陆校长:(试探地)袁会长,难道李站长真让我们疏散?
   袁会长:疏散?这是一个好听的命令,鬼晓得上峰下一步是什么?
   陆校长:真是蹊跷,我们每天盯着陈老师,还是让共党下了手。
   袁会长:蠢货,你这个校长当得是越来越笨,还什么特情高手,都是一群没脑子的母鸭,只会在平静的水面游水。
   陆校长:(委屈地)我还特意按照您的旨意让他们小心,可是......袁会长,那两个特情人员怎么安排?
   袁会长:还不撤离?找死,快让他们走,能走多远走多远!还有,你想办法立即通知他的三个鬼亲戚,先躲起来再说。谁能保证他在日本人那里会讲嘛野,不要给我们添麻烦。
   陆校长:(着急地)是,明白,您放我下车先,我这就去办。
   随着刹车声,陆校长仓惶下车,车子卷着灰尘驶向远方。
   237)外景,傍晚,揭阳城外黄岐山下,魏叙影住房门前。
   魏叙影还没走到门前,武清河从后面快步追上去与她招呼,魏叙影吃了一惊。
   魏叙影:(捂着心口)吓死我了,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武清河:(微笑)这一路我一直在你的附近。
   魏叙影:(惊讶)什么?这一路你都和我在一起?
   武清河:是的,嫂子,为了你的安全,你的身影绝不可以离开我的视线。
   魏叙影:不相信我?
   武清河:你想到哪去了,我们现在的任务迫在眉睫,绝不能出任何的纰漏,这一点你应该清楚。
   魏叙影:(深沉地)你听着,我也曾是在党旗下宣誓过的党员。
   武清河:嫂子,你不要这样......
   魏叙影;(打断)小武,不要再叫我嫂子了,从今天起,我不是任何人的嫂子了。(从身上拿出一个信封交给武清河)这是你们要的东西,拿去吧,我累了,要休息了。
   武清河:(接过信封)你还没有吃饭,要不......
   魏叙影:小武,你去吃吧,我真的累了。(推门进屋,屋里传来轻微的抽泣声)
   武清河:(画外音)看着魏叙影那疲惫的身躯,我心里也略感不安,其实,我们这样的抉择,是真怕她路上遇到不测,这也是周政委再三的嘱咐。虽然从乔家那里她顺利取得了乔峰的照片,可她内心却认为我们对她存有疑惑。看样子,解铃还需系铃人,要想消除她的误会,我只有求助周政委了,因为他是魏叙影最信任的人。

   238)外景,傍晚,汕头城关中学门口。
   一个长发飘逸的年轻女子和一个短发精干的豆蔻小妹从校门出来,两个人欢快地手拉着手。
   梁钰莹:(化名,28岁,中共党员,汕头城关中学教师)妹妹,姐姐如果去揭阳工作,你愿意一起去吗?
   梁钰敏:(化名,14岁,梁钰莹的小妹,在校中学生)姐姐,我不管是去哪里?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都愿意。
   梁钰莹:那好,过两天我想去揭阳城看看,你要是听话就乖乖的,姐姐一定带你去。
   梁钰敏:(做了一个鬼脸,一个字一个字的大声)我,会,听,话,的。
   239)内景,傍晚,榕城日本宪兵司令部,乔峰住房。
   乔峰半躺在床上,一个日本军医在给他疗伤,他仔细地给乔峰擦洗伤口,换药后把几粒药片递给乔峰,示意他喝下。
   乔  峰:请问医生,我的伤几时可好?
   军  医:(日本宪兵队军医,30岁,看着他)摇摇头。
   乔  峰:(英文)懂英文吗?
   军  医:(茫然点头,英语答)一点点
   乔  峰:请问医生,我的伤几时可好?
   军  医:三天,最多四天。
   乔  峰:(迟疑了一下)你通知桥本司令,我要马上见他。
   军  医:OK.
   240)外景,上午,揭阳鱼湖镇刘记酱菜铺。
   文丽娟奶着孩子,坐在门口的竹椅上,不多时,装扮成商人模样的林梧桐来到铺子前观看。
   文丽娟;(大声招呼)老板,您是要自己吃,还是带给朋友吃?
   林梧桐:家里的老阿妈就喜欢你们这家的味道,是孝敬她的。
   文丽娟;真是个孝子,要买多少?(查看四周后,站起身走近林梧桐)大哥在问,清理门户进展的如何?他告诫事急则败,事缓则成,让您不要超之过急。另外,按照您的指示,已告知汕头的梁家姊妹动身了。
   林梧桐:(继续在看酱菜)你转告大哥,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指着一个酱菜缸大声地)老板娘,就这个,秤两斤。
    241)内景,榕城日本宪兵司令部,桥本一郎办公室。
  
  脸上贴着纱布的乔峰正与桥本一郎商议,两人被一张办公桌分隔,从表情看谈话的氛围平和。
  
  桥本一郎:陈老师,既然你把实话已全盘托出,我相信你的人格,也同意你的计划,我让小野配合你,完成你的复仇计划,当然它也是我的复仇计划,记住,他们是你和我的共同仇家。
  
  乔峰:那我依旧住回我的陆氏宗堂?
  
  桥本:住的地方,不必担心,陈老师你自己决定,安全问题你尽管放心。只要在我的管辖之下,绝不会再发生任何让你担惊受怕的事情,我保证陈老师在榕城的一切活动畅行无阻。
  
  乔峰:谢谢,桥本司令,我还想继续回揭阳师范学校教书,因为我不愿意影响学生的功课。
  
  桥本:很好,我很尊敬教师的工作,你可放心教书。
  
  乔峰:那好,我现在就告辞,谢谢。
  
  桥本:(微笑)陈老师,我能做的都做了,相信你能做的也做到。
  
  乔峰:(点头)我清楚,(站起身)只是希望在一切没有水到渠成之前,不要冒然行动。
  
  桥本:(也站起)放心吧,我会等到你说可以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才动手。
  
  242)外景,上午,揭阳师范学校校门口。
  
  一辆日本军用救护车开到学校门前停住,车上放下一个人后迅速离开。车上下来脸上贴着纱布的陈德铭,当陈老师走到门房的时候,门房的老孙头急忙上前迎接。
  
  老孙头:(激动地)陈老师,您回来了,快,我来扶您走。
  
  陈德铭:(平静地)小声点,学生们在上课,不要打搅了他们。
  
  老孙头:(扶着陈德铭)陈老师,学生们听说日本人伤害了您,把您抓走,都很气愤,正打算上街请愿,救您出来呢。
  
  陈德铭:(苦笑)误会了,他们抓错了,这不,我都回来了。
  
  老孙头:陆校长这几天也到处打听您的情况,他还带着学生代表专程去真理医院探望您,这些天不知忙什么,一直未见面,校长办公室也锁着,有许多的信都没法送给他。
  
  陈德铭:(一愣)老孙头,你把信给我看看,如果是紧急的事,我也许可以帮到他。
  
  老孙头:好,好,我这就给您拿。
  
  正在此时,学校的下课铃响了,学生们纷纷从教室涌出,有同学看到了陈德铭,他们陆陆续续走来,一窝蜂地涌向他,最后把他围了起来。每个同学都用敬佩的目光望着他们的国文老师。一个胆大的同学突然振臂高呼,紧接着大家一起喊起来。顿时,“陈老师,英雄!陈老师,英雄!”的呼喊声在学校操场上蔓延,经久不息。
  
  武清河:(画外音)不得不承认,有许多时候,人们的眼睛会被蒙上一层模糊的尘灰,偶尔会看不清是非黑白,这是因为局外人永远不清楚内部发生的细节。乔峰与其说他是善于变通,不如说他是江湖高手,他老谋深算不知又使了什么魔法,竟然与桥本一郎做成了一笔漂亮的桌下交易。当他返回学校时,他受到了学生的高度认可和崇拜,仿佛在一夜之间他成了榕城人人称赞的英雄。
  
  243)外景,中午,榕城进贤门街黄记凉茶店。
  
  大雨滂沱,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小巷里走出两个打伞的男人,他们走到凉茶店门前,一边收伞一边四处观看,然后迅速闪进凉茶店。
  
  内景,中午,榕城进贤门街黄记凉茶店店铺内。
  
  面积不大的小店里,左侧柜台里十几个暖水瓶依次排开,里面盛的是已熬好的各种凉茶,每个暖水瓶上都写着一个号码。屋子右侧摆了两个红木方桌,方桌的四周各一条长凳。
  
  黄细妹:(化名,中共榕城地下交通员,28岁,凉茶店老板娘,看到客人进门,忙起身招呼。)欢迎两位老板,可有哪里不舒服?
  
  周劲松:这几天嗓子疼得厉害,老板娘喝什么为好?
  
  黄细妹:3号加7号。(很快倒好一杯交与周)另一位老板如何?
  
  武清河:胃不舒服了好些天,一直胀气,感觉肠子拧住了。
  
  黄细妹:(笑出声)6号加9号加1号,(将凉茶配好递给武清河)快喝,靓仔,保管你回家放一通屁,就什么都好了。
  
  周劲松:(走近黄细妹问)请问,你这凉茶可治百病吗?
  
  黄细妹:百病不敢说,但一定能治好先生的病。
  
  周劲松:你为何这么自信?
  
  黄细妹:先生以前喝过,结果茶到病除。
  
  周劲松:(查看四周)同志,你好。
  
  黄细妹:(示意楼上)跟我来,他已在此等你们多时了。
  
  244)内景,中午,黄记凉茶店二楼隔层。
  
  黄细妹领着周劲松和武清河费力地爬上陡峭的木制楼梯,通过一个狭窄的过道来到二楼隔层。她指着一个需要低头才能进去的小门,示意他们进去,自己则返身下楼。
  
  245)内景,中午,黄记凉茶店二楼隔层的小屋。
  
  屋子里一张小方桌,桌上是一张手绘的榕城地图,林梧桐正盘着腿盯着地图。看见有人拉起了门帘,抬头示意来人快快坐下。
  
  周劲松:(屁股还没坐稳)特派员,你真行,老殷头的铁匠铺刚撤走,这街中心你又开个凉茶铺,太快了,我真是服你到家了。
  
  林梧桐:老周啊,这可是启动了潮汕地下党的备用交通站,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用的,现在情况紧急,我是在请示了重庆后才特批的,不过也最多只给我们用三次。
  
  武清河:三次,还有限制?
  
  林梧桐:是,这是铁的纪律,三次后任何人不得来此地逗留。
  
  周劲松:明白了,特派员,交待任务吧。
  
  林梧桐:接上级指示,清理门户的行动不能超之过急,不能硬来,所以我今天通知你们要稳中求胜,制定万无一失的行动计划,我们再也经不起折腾了。听着,这一次我们安排里应外合的方案,里面的事由梁家姐妹进行,外面的事就看你们两个人的能力了。到时候,老周,可别再给我搞一个装死的洋相。
  
  周劲松:放心吧,到时候,我守在他的尸体旁,不凉透了我决不离开。
  
  武清河:周政委,杀鸡还要用牛刀,我(做了一个扭脖子的动作)咔嚓一下,一定让叛徒的狗头折断。
  
  林梧桐:小武,不要想得太乐观,这回除了中统外,日本人也一定加强了对乔峰的人身保护,没准桥本一郎也是利用乔峰,正等着我们飞蛾扑火呢。我们一定要慎之又慎,要想办法让乔峰自己解除戒备,只有这样我们才有机会下手。
  
  周劲松:明白了,梁家姐妹就是让乔峰解除戒备的良药。
  
  林梧桐:(点头)可以这样说,他们以前共事相识,乔峰曾追求过她遭到拒绝,这次他又写信给梁姑娘,邀请她加入他的SCCP组织,所以是个难得的钓鱼机会。
  
  周劲松:特派员,如果这样,那魏叙影同志是不是先退出锄奸小组。
  
  林梧桐:暂时不动,不要影响她的情绪,她的作用还要根据事态的变化来定,你要特别保护好她的安全,防止乔峰的狗急跳墙,(长出了一口气)这人要是急了,什么鬼事都干得出。
  
  周劲松:放心吧,她的安全我一定会特别留意。
  
  林梧桐:周政委,据我们在警察署的内线透露,邵麻子最近和日本人有过节,还被撤了职,这个人可以争取一下,如果能被我们所用,相信我们的行动会事半功倍的。
  
  周劲松:(睁大了眼睛)我懂了,特派员,我会争取与他见面,试试这浑水有多深。
  
  等轮到武清河汇报这些天锄奸小组具体的行动进展时,他发现他的手中已紧张的攥出了汗。
  
  246)内景,上午,陆氏宗堂客厅。
  
  昏暗的客厅里气氛肃穆,只听见乔峰怒吼的声音,他双手比划着,转着圈发泄,他的三个亲戚乔卓智、梁顺忠和梅子站立一旁,他们耷拉个脑袋,一声不吭,谁也不敢劝阻。
  
  乔峰:够狠,真他娘的够狠,把我往死里整,要活活杀了我啊!(指着自己的脸)我并没有惹他们,我回来揭阳,我他娘什么都没干哪!对,我是投靠了中统,但那也是国家的部门啊,他们容得下郝潜去,就不能容下我?凭什么?为什么?好,既然决裂,既然要我的命,就别怪我乔峰心狠。我倒是要看看,到底谁死得更难看。
  
  乔卓智:(抬头)陈老师,您息怒,您的身体......
  
  乔峰:(打断)大哥,不要叫我陈老师,我是乔峰,这院子里站的都是自家人,外面客气点叫陈老师,那是为了工作方便,自己人在一起,我是乔峰。
  
  乔卓智:是,愈宗,你有伤在身,息怒为好。
  
  乔峰:息怒?真是可笑,共产党要杀我,国民党保护不了不说,还不信任我,遇难了老天让日本人来救我,让我乔峰还要欠日本人的情,这真是天底下演得哪出戏啊?怎么都集中在我身上?
  
  梁顺忠:(胆怯地)表哥,今天陆校长托人打听你的情况。
  
  乔峰:这些龟孙子,包括袁会长都是怕死鬼,以为老子被日本人抓去就一定尿裤子,把他们供出来。他们也不想想老子是谁,能干这种没有骨气的事?
  
  梅子:三舅,那我们下一步的工作方向有何变动?
  
  乔峰:一切按原计划进行,一点不能变,我就不信我乔峰要干的事会被人搅黄,你们按我说的办,先排除这几个障碍点。
  
  乔峰说完,他把他们三个人叫到自己的身边,他拿出了一张手工描绘的地图向他们布置起了任务。
  
  247)外景,午后,揭阳远郊淇美镇袁会长新居宅院。
  
  袁会长一边哼着潮剧,一边在赏花,浇花的丫鬟按照他的旨意给花添水。此时,有人敲响了院门,袁会长示意丫鬟开门,门开了,进来的是慌慌张张的陆校长。
  
  袁会长:(看着陆校长)急什么,堂堂一个大校长,怎么形象如此这般。
  
  陆校长:袁会长,急事一桩,(递给袁一张纸条)今早陈老师让他的亲戚转告我,让我们尽快赶赴的他写的地址,抓捕潜伏的共党分子。
  
  袁会长:(大喜)哦,这么说,他没有投靠日本人?
  
  陆校长:应该没有,如果投靠了,他不会让我们出手的。
  
  袁会长:这小子诡计多端,不得不防,以我的经验,凡是有反骨的人都会给自己留一手。(思考)这样,我立即找戴队长让他给予配合,你直接找邵署长请他前去抓捕。这次行动,我们的人不要露面,以免惹出麻烦。(挥手)就这样,走,要快。
  
  陆校长:(迟疑地)如果这样,抓到共党后的审讯工作怎么办?
  
  袁会长:(不耐烦)这不是你关心的事,快去。
  
  248)外景,下午,榕城治安联防大队队部。
  
  门口荷枪实弹的哨兵,进出的人员均接受盘查。一辆黑色轿车疾驶而来停在了门口,哨兵盘查后放行,打开的车窗可看到袁会长冷峻的面孔。
  
  249)内景,下午,榕城治安联防大队长办公室。
  
  戴队长正在接电话,他一条腿搭在办公桌上,懒洋洋的拖着习惯的腔调。
  
  戴队长:好,你要懂事,该我们的我们拿,该孝敬桥本司令的要留出来,不要他娘的全贪了,那样会坏事的懂吗?好,找个行家,你给我挑几件像样的书画,我要亲自送给桥本司令,他喜欢这东西,明白吗?(外边传来报告声)好了,就这样,挂了。(放下电话)请进。
  
  执勤官:(推门进来,敬礼后大声报告)戴队长,袁会长要求与您见面,他就在门外。
  
  戴队长:(一愣,放下腿)快请他进来。(连忙站起系好衣扣)
  
  袁会长:(进门)戴署长,您好,多日不见,真是刮目相看啊,(拱手作揖)祝贺戴署长高升。
  
  戴队长:(摆手)袁会长,您可千万不要称呼我戴署长,这是我大佬的专用词,你没听见吗,我手下的所有人依然叫我戴队长。那都是桥本搞的鬼,我们兄弟之间清楚,我也只是个挂名的,在他那儿也就一间小屁屋,没实权,您千万不要再叫了。
  
  袁会长:好,好,既然您不方便,我依旧老称呼,戴队长,今天兄弟有要事请您帮忙。
  
  戴队长:不客气,请讲。
  
  袁会长:现在警察署归您管,我想让邵署长,对不起,请大佬帮我个忙,带人前去帮我催个债款,烦请戴队长给个方便。(走进戴队长,送上一个红布包)事成之后,我定将回报。
  
  戴队长:(推辞)别这样,袁会长,有什么还非要大佬出面,我帮您就不能摆平吗?
  
  袁会长将红包打开露出两根金条,然后再包好重新放在戴队长手中。
  
  袁会长:戴队长,这事早和大佬讲好了,不好推辞。这样,下次一定劳驾您,行吗?
  
  戴队长:(大笑,收下红包)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袁会长,下不为例啊。
  
  袁会长:好,戴队长,您公务在身,兄弟我就不耽误了,告辞。
  
  戴队长:好,兄弟不送了,再会。
  
  戴队长看着袁会长出门后,他打开红包笑嘻嘻地抚摸着金条,忽然他脸色一变,朝着门外大喊了一声。
  
  戴队长:来人。
  
  250)内景,下午,榕城警察署,付署长办公室。
  
  邵麻子正和陆校长窃窃私语,他拿着陆校长给的条子,眯着眼睛盯着陆校长。
  
  邵麻子:这是谁给你的?
  
  陆校长:是袁会长让我转交您,他让您先集合队伍,然后他马上过来给您解释。
  
  邵麻子:(端详着条子)这条子上光有地址没有名单,去了抓谁啊?
  
  陆校长:袁会长说见一个抓一个,一个也不要放过,等回来一审就明白了。
  
  邵麻子:(走过来拍了一下陆的肩膀)好,你可以走了,我会立即安排抓人。
  
  陆校长准备出门,此时传来汽车喇叭声,邵麻子走到窗户,他向陆校长示意。
  
  邵麻子:这说曹操,曹操到,袁会长来了,走,一起见他。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