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 阴雨 心情: 平静

30)内景,傍晚,车内。
    武清河:老乔同志,到了,我们进屋细聊。
    车上人的迅速下车,他们跟着武清河走进中药铺。
  
    31)外景,傍晚,武氏中药铺后院内。
    武清河:大家一路幸苦了,厨房里有些吃的,大家先吃饭,今晚你们就住在这里了,房间已安排好。
   
    32)内景,夜,武氏中药铺后院乔峰住房。
    屋内武清河和乔峰两人对面相坐。
    武清河:老乔同志,情况有些变化,因为日本人的海路封锁,去上海方向的船不成了。明天起我们改走陆路。由于人多一起走容易暴露,上级指示,有我独自护送您去重庆,其他人止步,明天返回榕城。乔峰越听脸越黑,他低下了头,半饷才抬起来。
    乔  峰:这是谁的点子?
    武清河:这是上级组织的决定。
    乔  峰:(愤怒的面孔)这是什么狗屁决定,一点不通人性,连我的女人都不让带着走。
    武清河: (惊愕)老乔,你冷静点,怎么如此讲话?
    乔  峰:(站起身)我说错了吗?小武,你们的这个决定从头到尾都没跟我商量,你们想干什么?你们还要不要尊重上级领导?我到底还有没有人身自由和起码的个人意愿?(指着自己的脸)你看着我……我难道是个被押送的囚犯?我难道不是你们的同志吗?
    武清河:(严肃地)好了,老乔,不要乱讲,你的转移之事你最清楚,为什么会拖到今天。(停顿片刻)我会把你的意见转告上级,但在没有改变之前,希望你配合我履行这次行动。
    魏叙影推门进来,听见他们在争吵赶来劝阻,可到了跟前也插不上话,她露出左右为难的眼神。
    乔  峰:(摆手)叙影,你帮我冲一杯咖啡。
    武清河:(不悦起身)嫂子,你照顾老乔早点休息吧,有嘛事听耶(明天)再说。
   
    33)外景,夜,武氏中药铺后院。
    武清河从乔峰的房间出来,刚关好门,两个与乔峰一起同来的队员急忙跟近。
    武清河:(轻声地)你们今夜要特别小心,一定要保证院子里的安全,熬过了这一晚,你们的任务就完成了。现在我出去办点急事,这里就拜托你们了。
   
    34)内景,夜,乔峰住房。
    乔  峰:(激动地双手抓住魏叙影的双肩)你老实告诉我,老周是不是让你一路监视我?
    魏叙影:没有,他让我一路照顾你。(欲挣脱)别这样,你弄疼我了。
    乔  峰:回答我,你是不是我的女人?
    魏叙影:(点头)是,可我也是个党员,我更要服从组织的决定。
    望着魏叙影,乔峰疑惑的眼神慢慢转成了一丝微笑,他转而搂紧了她。
   
   武清河:(画外音) 魏叙影是一个集长相和才能为一体的知性女子,她不仅五官遗传了标准客家女人特有的轮廓,体面漂亮,身材也丰满圆润。尤其是她那双灵动的眼睛,不经意间好似能看透你的心思,她的的一举一动,既充满文气又体现风情。无论是年龄大的稳重长者还是年轻的调皮后生,从见她的第一面起,都对她无意中投去欣赏和羡慕的目光,用客家人的土话形容,她就是一个美人的身骨。就连老谋深算高傲固执的乔峰也经常在她的睿智的规劝下乖乖臣服,这不能不说是和她与生俱来的自身魅力息息相关。

    35)内景,深夜,武清河住处。
    狭窄的二层小阁楼里,武清河正在发报的背影,小床板上,放置着电台,他的食指像蜻蜓点水般熟练地上下抖动。
  
    36)外景,次日清晨,武氏中药铺门前。
    还是前一晚的那辆小车,熄火后停在门口,武清河下车后,从后座提出一个皮箱,快速进门。
   
    37)内景,清晨,武氏中药铺院内乔峰住房。
    乔  峰:(品着咖啡)叙影,你现在泡咖啡的水平可是越来越在行,大有长进啊。
    魏叙影:(露出招牌式的微笑)这都是你的教诲,人家可是边干边学嘛。
    乔  峰:好聪明的女人,我觉得你的悟性很高,如果有机会,将来我带你去南洋走走,那里的咖啡很特别,尤其是怡保出的白咖啡,简直……(敲门声,武清河的声音)。
    武清河:老乔,休息好了吗?
    乔  峰:(冲着魏叙影示意)去开门。
    魏叙影:(开门)小武,请进。
    武清河:老乔,你好,(郑重地)我已将你昨天的意见反映给上级,他们已同意你和魏叙影一起转移,请赶快准备一下,车在外面等了,马上出发。
    乔  峰:(冷冷地)谢啦,我们会很快搞定。
    武清河:嫂子,(将箱子递给魏叙影)这是路上用的通行证,你们按这个身份化妆,衣服在箱子里。记住,路上遇到盘查 ,就说是回乡祭祖。
    乔  峰:(看着武清河出门走远,转身对魏叙影)看样子什么都要靠争取,他们终于满足了我一个小小的愿望,留住了你,真是太不容易了。
    魏叙影:愈宗,(满脸的感激)谢谢你。
   
    38)外景,上午,武氏中药铺门前。
    两个队员先出来,查看周边无恙后,招呼装扮成南洋华侨模样的乔峰和魏叙影夫妇先后上车。
    武清河关好车门,上前与队员们握手告别,然后驾车急速离去。
   
    39)外景,中午,车子通过陆丰县检查站。
    两个持枪的日本宪兵在查车,武清河下车配合盘查,他一口流利的日文回答。放行后的车子开过后,扬起的灰尘遮住了车身,破烂不堪的公路,路况极差。
   
    40)外景,午后,车子通过海丰县检查站。
    保安警察拦车检查,武清河摇下玻璃探出头用潮州话应答,栏杆起来,车子被放行。
    突然,渐渐转阴的老天下起了小雨,车子在泥泞的道路上行驶。
   
    41)外景,下午,汕尾鲘门渡口。
    车子开上了摆渡船,望着滔滔江水,车上的三个人心思各异。武清河递给乔峰一支烟,随即点燃,自己也点燃了一根猛吸了几口,他陷入了深深地沉思。
    武清河(画外音)经过一波三折,岭南潮海地下党组织护送乔峰去重庆的工作总算上了轨道,但我的心依然在打鼓,我的神经绷得紧紧的,一刻也没放松。因为我不知道乔峰这一路,说不定哪根筋会犯嘀咕。万一遇到什么鬼事他过不去,必将会惹出意料之外的大祸。我暗自告诉自己,这一路一定要和他搞好关系,只要不是原则的问题,能迁就他的,就尽量迁就吧。
   
    42)内景:傍晚,榕城邵署长家客厅。
    邵麻子和袁会长,戴队长三人在密谋,一个佣人倒完茶退下。
    邵麻子:(盯着戴队长)你那边没一点动静?
    戴队长:城里能看见的活人都筛了一遍,只有那个姓乔的夫妻不见了。
    袁会长:出城的地方都查了?
    戴队长:查了,(慢慢地)应该一个苍蝇也没放出去。
    邵麻子:奇了怪了,他能飞上天?
    袁会长:关键是码头,从这里出去就跑远了。戴队长你再想想有什么事情发生?
    戴队长:(沉思片刻,抹了一把脸,手放进了褂子的口袋,突然摸到银元)我去去就来。(急忙出门)
    邵麻子:你查清楚了那小子的来历吗?
    袁会长:(突然咳嗽起来)有点......(咳嗽)线索,还不清晰,一有消息,立即告(咳嗽)......告知。
    邵麻子:(摇头)气兮......
   
    43)内景,夜,车内。
    武清河:(按了两次喇叭,每次两长一短,转身)老乔,等一下有人带你和嫂子去吃饭休息,我在车里等你们。
    乔  峰:你不去吗?会饿坏的。
    魏叙影:还是一起吃个正餐吧。
    武清河:(微笑)不用了,你照顾好老乔,我这里还有几只饼吃,多谢。
  
    44)外景,夜,宝安县粤味茶餐厅门口,一个标准的广州骑楼。
    听见鸣笛声,茶餐厅里走出一个人,直接来到车前,武清河下车,在车门口与来人对视。
    来  人:老板,想吃什么?我们今天有新鲜的牛百叶和凤爪。
    武清河:我想吃斋河粉。
    来  人:不放一点肉?
    武清河:不放,(停顿了一下)多放些蚝油。
    来  人:(伸出手与武清河紧紧相握)你好,同志,我姓彭,欢迎你们的到来。
    武清河:你好,我姓武,叫我小武好了,你现在带车上的人去用餐。。
    彭掌柜:(中共潮海地区宝安站交通员,31岁)好。
    他打开车门,招呼着乔峰夫妇走进粤味茶餐厅。
   
    45)内景,夜,车内。
    武清河关闭了车灯,并没有熄火,他从自己车座下面取出一把手枪,上好子弹后放在座位上,他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餐厅的方向。

    未完待续......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