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书法中心关心书法的传承: http://nyccentre.blogspot.com

西方为何难懂中国?

2013-03-28 16:37:57

最近刚刚谈到在中国,文明、国家、民族是三合一的东西,今天大略翻读了一本”何种文明?中国崛起的再思考“的书时,在网上再次接触到英国知名经济学人马丁·雅克(Martin Jacques:著有《当中国统治世界》When China Rules the World 一书)把中国当作”文明国家“的说法,颇有心有戚戚的感觉。

中国是个文明国家(Civilization State)而不是个民族国家(Nation State).

以下是雅克谈西方为何难懂中国:
网页:http://www.bbc.co.uk/zhongwen/si ... st_view_china.shtml

为什么我们一再读不懂中国呢?原因很简单。我们坚持要带着西方眼镜看世界。

在过去两个多世纪中,西方社会一直自认为是世界的中心和世界的榜样。然而,中国与我们不一样,也永远不会一样。

对于西方社会来说,在今后约一个世纪的时间里,最艰巨的任务恐怕就是要“读懂中国”——不是以我们的思维方式,而是以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我们必须从中国的历史和文化角度去读懂中国,而不是拿我们的历史、文化、社会结果和价值观去套挂。否则就永远读不懂。说实话,与其说这种心态反映了中国难懂,不如说它反映了我们的傲慢以及缺乏对中国事务的好奇心。

举例而言。我们都会想当然地认为欧洲人所创造的“民族国家”模式应该是普世的。没错,中国在过去一个多世纪以来也多少以“民族国家”自诩。但是,中国作为一个国家“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历史有两千多年;百年不过是这历史长河中的一瞬。

中国作为一个统一的国家最早于公元前221年的秦朝时初步形成。即使是以稍后的汉朝算也超过两千年。那时中国的国土疆界与现今国土的东部和中部大步相仿。作为世界上延续最长的一个“政治实体”,中国其实更是一个“文明实体”——曾经是,现在是,并仍将继续是,而并非西方概念中的“国家”。

我们思维中的自我、我们是谁、我们存在的价值等等观念都是由我们的民族观直接塑造而成的,这一点可以说适用于所有西方国家。

中国不同。中国人的国家认同并不在于过去100年中的某个“共和”国度,而在于2000多年的这个文明实体。

今日中国变化的速度比起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社会和时期都要更加迅速。与此同时,快速变化中的中国仍继续与自己的历史保持着特有的和紧密的联系。在我无数次访问中国的经历中,我总是为这一看似矛盾的组合而感叹不已。如果遇到一位北京计程车司机上来就你谈天说地并引经据典可千万别感到吃惊,这就是历史的沉淀。孔夫子辞世已2500多年,而他所推崇的注入社会和谐、稳定、秩序、国法、家规等思维方式仍继续塑造着现代中国。

在举例说,中国人签名永远是姓先名后绝非偶然。这反映了“家族”在中国文化和历史中的头等重要地位。源远流长的中国饮食文化和中医药文化也是这文明沉淀的好例子。因此可见,与其说中国是个西方概念中的“国家”,不如说是个“文明实体”更确切。

“公元前5世纪,欧洲出了苏格拉底,而中国有了孔夫子。两位先哲都对道德以及个人与国家之间的关系等问题冥思苦想。”

读懂中国必须了解的另一特性便是其疆域之广大和人口之众多。与其说拥有1/5人类、13亿人口的中国是一个国家,不如说是它一个大陆。尽管我们习惯把中国看作一个中央集权的铁板一块,其实如此庞大的国度是根本无法仅通过在北京发号施令就可以有效管辖的。省级政府往往大权在握,有些大省的权力甚至可能远胜于世界上很多中小国家。

解析文明实体

可是,具体说这所谓“文明实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这其中中所含纳的概念意义深远。

举例说明。

您还记得1997年香港被英国归还给中国的时候吧。在香港的新宪法——《基本法》中,中国提议香港实行所谓“一国两制”。对于我们中间的绝大多数人,看到此感觉绝对是云里雾里。我确信,当初我们绝大多数人都笃信,一旦香港还给中国就会变成一个与中国其它城市无二的地方。

15年过去了。我们的判断错误再清楚不过。香港至少从政治和法制层面讲仍然和1997年一样,与中国其它地方非常不同。中国人当年所说的“一国两制”并未打诳。

那为何我们当初都不愿相信呢?因为我们这些在西方“民族国家”概念中长大的人永远摆脱不了“民族国家”的思维方式。

在拿1990年德国统一为例。如何?原来的“东德”消失了。新的统一的德国其实就是一个吸收了原东德的原西德。这也是西方“民族国家”概念的自然解决办法——一国一制。然而依靠这种概念准则是难以统治中国这样的“文明实体”的。2000多年来,中国一直是在某种形式下的一国多制状态下存在。一国一制的原则是无法统一中国的。

同样道理,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可以依据所谓一国两制理念容纳香港回归。如果台湾在未来某一个时间点也决定其未来在于与中国统一,那么中国人也会有相似的妥协——一国两制。当然,台湾将能得到的东西会远远多于香港,比如说将得以保存普选制和多党制等等现存政治制度。因为中国人真正关心的不是哪一种国家制度而是国家的主权完整。

那么,就让我们来想象一下一个将不再由像美国或英国这样的“民族国家”主导,而是由一个文明实体国度为主导的未来世界吧。我推想,随着时过境迁,几十年之后的世界将与我们熟悉的世界大不相同。当今世界以欧洲民族国家为样板的国家系统将逐渐被一个更加多元化的世界所替代。中国的复兴将鼓励其它国家重新思考自身的发展道路。现代印度虽然与中国样式的文明实体国度有所不同,但也是一个古老文明的产物。土耳其和伊朗也如是。西方社会影响力的逐渐削弱,也会同时放松欧洲式民族国家概念给这些古老文明实体套上的束身衣。

理解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实体的概念是读懂中国其它方面问题的关键。我们西方人很难搞明白为什么九成中国人不管身在哪里,即使不明说都仍然都保持着文化向心力。我们也同样很难明白为什么一个缺乏民主的国家体制仍然能够得到多数中国人的认同和尊重。

如果我们坚持以同样的心态和思想方式来看中国,那我们将无疑继续看不懂中国和看错中国。甚至,随着中国复兴在中长期的继续,随着西方影响力的相对式微,我们将会越来越对一个日趋以中国为中心的世界感到不熟悉并日益被边缘化。这正是19世纪的中国在西方文明成为世界中心主导力量时所经历过程。

要想理解一个不熟悉的概念往往就需要改变思维方式:与其以当今西方社会这种我个人认为自傲、自大或想当然的方式来看中国,我们需要更多尊重、谦逊和自省。

而我们是否能正面迎接这一挑战呢?最终答案重千钧。

[ 本帖最后由 运开 于 2013-3-28 16:51 编辑 ]
王运开
运开 发表于 2013-03-28 17:00:16
马丁·雅克讲座
如果你有耐心,好好听一听这个视频:华人效忠的是文明,西人效忠的是民族。
文明国家可以接受一国二制(甚至多制),民族国家只能接受一国一制。



[ 本帖最后由 运开 于 2013-3-28 17:04 编辑 ]


马丁·雅克(Martin Jacques).jpg

kitan89 发表于 2013-03-28 17:12:32
回复楼主
这真是出自西方有识之士,一针见血。在新加坡还有一些,迷信西方文明、富裕之士,希望他们也能把头抬出沙堆,看看世界,别再迷信西方的月亮还是圆的!
王运开
运开 发表于 2013-03-28 17:32:07
马丁·雅克谈政府制度
马丁·雅克认为:

按照西方的传统,最重要的政治价值是民主。对中国人而言,重要的是精英领导。西方对选举政府的方式给予了绝对的重视,而中国人优先考虑的则是精英领导,政府的能力,它的领导者和政府机构。

在西方,人们普遍认为,中国最大的弱点是它的统治体制。首要的一点是,人们认为,由于缺乏西方式民主,它的政府丧失了合法性。的确,中国缺乏西方式的民主,但是这真的意味着它的政府缺乏合法性吗?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民调结果和其他类似的证据表明,中国政府享有的满意度要比那些西方国家的政府高很多。

[ 本帖最后由 运开 于 2013-3-28 17:34 编辑 ]
史立道的个人空间
史立道 发表于 2013-03-28 20:10:38


QUOTE:
原帖由 运开 于 2013-3-28 16:37 发表
最近刚刚谈到在中国,文明、国家、民族是三合一的东西,今天大略翻读了一本”何种文明?中国崛起的再思考“的书时,在网上再次接触到英国知名经济学人马丁·雅克(Martin Jacques:著有《当中国统治世界》When  ...
新加坡是否尝试摆脱文中所说的“文化向心力”?
王运开
运开 发表于 2013-03-28 20:32:50
回复 #5 史立道 的帖子
新加坡是中国文明国家的一部分吗?  

李光耀先生曾努力摆脱这个文化向心力吧?他会成功吗?
古长龙的个人空间
古长龙 发表于 2013-03-28 20:33:54
学历不高  高学历不普及的国家的国民 好管理, 所谓 愚民 不刁也。
古长龙的个人空间
古长龙 发表于 2013-03-28 21:32:44
哈哈, 一国多制  就是迁就的 特权制。 亚洲金融危机时期, 大陆如不给香港输血, 日子会很难过的。 大陆是牺牲了10几亿人的利益保香港。 如果内地人都有高学历, 会同意政府做这样的举措吗?  再看看港民, 内地人多买几罐奶粉, 就扣上 走私嫌疑, 罚的罚 抓的抓, 真是可笑, 自由贸易,花钱买的 又不是偷抢的, 至于吗?

[ 本帖最后由 古长龙 于 2013-3-28 21:37 编辑 ]
小民 发表于 2013-03-29 07:32:13


QUOTE:
原帖由 kitan89 于 2013-3-28 17:12 发表
这真是出自西方有识之士,一针见血。在新加坡还有一些,迷信西方文明、富裕之士,希望他们也能把头抬出沙堆,看看世界,别再迷信西方的月亮还是圆的!
有识之士?不过是'一家之言'。经济发达后,就会更加看出:人家西方的月亮(民主)就是他x的圆!

运开每每做这种国家,民族,文明的大课题,真让人吃不消。我以为这样的引经据典,应该至少是池祯,Michael Ji之流的'堕落'。
王运开
运开 发表于 2013-03-29 09:40:16
回复 #9 小民 的帖子
这也算是引经据典?我还没有这个能力呢。

不过,我想你的理解能力还有待改善。人家老外尝试从不同的角度来解读中国的国情,只是就事论事,他可没有说他认可中国的思维与方式呢。

我看中国大陆一般对他的解读都淡然处之,你何必对此"一家之言"如此紧张呢?
riverfish 发表于 2013-03-29 10:40:59
"华人”是什么意思? 是指我们大家的DNA相同 - 都是华族的DNA吗?恐怕不是。中国天南地北56个族群,样貌身高都有所不同,其中惨杂着胡人,蒙古人,中亚人的血液。北方人和南方人的体形也可看出区别。但大家都认同“华夏”- 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故称夏。这就是文化的向心力。

有许多国家人民可能不了解华人,如东南亚国家屡屡出现排华浪潮的历史。这是双从身份所带来的问题。华人说“我效忠这个国家,但我也同时效忠“中华”- 意思是文化上,我仍是遵从华夏礼仪,我是华夏人,华人。这代表着文化的向心力。但习惯以西方思维看世界,受西式教育的人,并不能接受这种世界观,在他们眼里,选一,就不能同时拥有二,以狭隘的nation-state概念来看待所有的人和事。
zbq84101 发表于 2013-03-29 10:42:13
同意你的观点,连我也不懂中国的太多太多事情。我读了很多外国人、中国人眼睛里面的中国、中国人。
记忆最深的是中国台湾柏扬先生的<<丑陋的中国人>>
riverfish 发表于 2013-03-29 11:06:58
回复 #4 运开 的帖子
我想自古以来,皇帝不是老百姓投票选出来的,怎么维持他的合法统治?难道单单靠兵权便足矣稳定庞大的帝国吗?不。

老百姓要的是稳定生活,民俗文化维持不变,他们过他们的小康日子,皇帝过皇帝的皇宫日子。皇帝尊孔,推崇道教,祭天等 - 是表示一种文化延续的象征,是为了向广大百姓宣布自己的统治合法性,他延续了祖宗的遗训,是华夏的守护者。老百姓接受了,江山就稳定。

满清入关,要老百姓剃发易服,梳鼠尾辫,侧地改变了千年来华夏风俗 - 结果百姓造反- 嘉定三屠,血流成河。中国人是从千年来积累沉淀的民俗文化,寻找自己的根。皇帝可以更换,可以改朝换代,但文化民俗不可改,头发不可剔。
粗茶淡饭 发表于 2013-03-29 11:30:21
回复 #12 zbq84101 的帖子
同意你的观点。

我自问也不了解中国,这是因为从小到大,我对中国的印象一直在改变,这是还没看清的缘故。

连从小就接触中华文化的我都如此,那更不能期望西方人对中国有深刻的认识,我估计楼主也不妄言说自己懂得中国。
楚越 发表于 2013-03-29 11:34:37
回复 #1 运开 的帖子
当然在客观理性来说,这些说法还是存有许多不太合理的遗漏点的。。

1。 到底是 Civilization State 还 Civilization States ?    这是关于你说的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常态, 若从周代各同盟国在同一个华夏(周礼)价值观上的自愿邦联共同体。 到各代的七国,三国,南北朝,等为依据,那当代的蒙古,台湾(虽属于流亡政府)算是什么状态?

2。若从华夏文化为依据,那当今民国和新中国都废了华夏的夏历(用西洋的耶稣历来取代); 还有华夏文化的历代圣人有没有还受到敬重 (如文圣的孔孟,武圣的岳飞,关云长,郑成功,忠义的圣人如屈原,文天祥 ); 若一个古老文明没有自己的历法和圣人为依据, 这文明还是否真的独立/完正存在?

3。 那历史上的蒙古帝国,大金,大辽, 西夏,土番, 龟息,满洲国, 等 是否属于这依 华夏(周礼)价值观的共同文明体?

4。 但若不用共同认同的文化为依据,而只靠地理位置来说, 那这个共同文化体的说法就不能成立了。

5。 再说当今的最大版图是满清武力所侵和镇住的, 不能说是如周代那样各不同的国家因共同价值观而自愿联成一邦联体的。。

6。若说当代的依共同文化体来说, 那 欧盟, 东盟(东南亚共同体), 南亚共同体, 北美共同体, 中东的油盟和阿拉伯的共同体,英联邦, 等 不是更加附和您说所的文明共同体吗? 他们都是有独立的成员国, 依靠共同的宗教或价值观和盟约,是属于民主的邦联体。要加入或退出都很自由。这和当时的华夏文明的周代邦联共同体很相近。

[ 本帖最后由 楚越 于 2013-3-29 12:03 编辑 ]
王运开
运开 发表于 2013-03-29 12:01:13
回复 #13 riverfish 的帖子
我想这位雅克先生所要表达的观点是:民主制度是西方的东西,而西方政府的合法性是从选票中得来的,合法的政府的支持率不见得会高。中国人或者说华人比较不注重政府的合法性,而注重的是政府的支持率。现实事实上证明近几十年中国政府的支持率居高不下。

他要表明的可能是,西方国家不能从他们民主思维的观点来看中国政府的稳定关键在于合法性,而应从中国人的观点来看政府的稳定关键在于支持率。

今天刚刚读到香港特首选举的新闻,中国政府明确表明,不管是怎样的选举,中国绝对不会允许一个与北京政府作对的特首。

西方民主思维会不会轻易影响与改变中国的这种情况,我想要改变人的思维不易,还有一段路途要走。

[ 本帖最后由 运开 于 2013-3-29 13:23 编辑 ]
王运开
运开 发表于 2013-03-29 12:15:38
回复 #15 楚越 的帖子
讲 civilization states 要以宏观来看历史,要以华人认同的"大一统"思维为常态为准,文明国家讲的是大一统的常态,是 civilization state。

当然,当今中华文明受到西方思维的大冲击,雅克先生就特别指出西方"民族国家"的观念为中国把西藏等区融入中华文明国家的过程与进展带来了难题与干扰。

当然,这是雅克的个人观点。

[ 本帖最后由 运开 于 2013-3-29 12:31 编辑 ]
楚越 发表于 2013-03-29 12:49:31
回复 #17 运开 的帖子
你说的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常态, 那就如硬币的两面, 如天亮和晚上的两面体现, 那从历史来看, 合的时间与分的时间是否相等?当今属合还是分?
riverfish 发表于 2013-03-29 12:51:09
藏族有自己的语言,文字,文化, 历史和宗教,他们从没有认同中华,要同化,恐怕难。
王运开
运开 发表于 2013-03-29 13:05:11
回复 #18 楚越 的帖子
不以时间的长短来看待,而以思维意识来看“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如果承认”大一统“为中华思维主流,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过程所追求的是”合“,所要避免的是”分“。分的起因是要反抗”暴政“,把暴政推翻了,回到”合“就是天下太平的常态了。

那不是硬币的两边,不是白天与晚上的规律。如果”好的政府“可以永远持续,我想,在华人的心目中,改朝换代是没有必要的。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